Krystal

所有文章和图片都是转载的。如果有任何权限问题,请私信删除。(只是因为喜欢才转载的如有打扰敬请见谅)

薄荷糖与草莓糖

泥石流咸鱼君:

 *吉本荒野×榎本径


*年龄操作 35×19


*ABO傻白甜


*想尝试一下年龄差距较大的年上吉榎 real傻白甜OOC










  这款薄荷糖的味道辛辣得过分。


  纠缠的舌头分开之后,腾空的后脚跟才慢慢地落地,榎本径搭在吉本荒野肩上的手有些颤抖,就连呼吸都紊乱得一塌糊涂。


  吉本咬碎了嘴里的薄荷糖,捏着榎本的下巴又吻了上去,一直把人家的眼泪都逼出来了才作罢。


  “晚上没有选修课?”


  吉本低沉的声音让腰身已经发软的榎本下意识攥住了对方肩膀处的衣物,而吉本自然是察觉到了对方的难处,搂着榎本的手又紧了些。


  榎本在他的怀里轻轻地点了点头。


  “怎么放学的时候没让我去接你?”


  “你下午不是还要辅导学生吗,”榎本说,“我下午也只有一节课,没有必要。”


  “所以就偷偷过来给我做晚饭了?”吉本笑着用手指缠上了榎本身上围裙的系带,“你就不怕开门的时候撞到我跟别的什么人在乱搞吗?”


  见榎本对他没正形的话不予理会,吉本便揉了揉怀里人的小脑袋,“不会的哦。”


  “不会被我碰到还是不会乱来?”


  被小家伙质问的样子逗乐了,吉本又低下头从榎本的嘴角一路碎吻到了耳垂,含住它撕扯了几下,直到人慌乱地低喘出声才停下了戏弄。


  “要是我乱来的话,我们的宝宝说不定都会走路了。”


  吉本笑眯眯地蹭了蹭人的额头,然后被榎本红着脸横了一眼,搭在腰上的手也被拍开了。


  


 


 


 


  晚餐结束之后时针已经兢兢业业地越过了表盘的四分之三,吉本荒野在榎本径弯下腰把用过的碗碟放进洗碗柜的时候从背后搂住了他。


  “你哥哥后天才回家吧?”


  被吉本坏心眼地捏了捏腰,榎本在站直之后便下意识地挣脱对方,结果却被推到了料理桌前,紧接着双唇便被纠缠上了好几个吻。


  “今天晚上别回去了。”


  Alpha的手指在自己的后腰打着转,就算对方已经刻意敛起了信息素,榎本臣服的欲望还是不断地滋长。


  于是他在吉本稍微放松了对他的钳制之后搂住了对方的脖子,又主动分开双腿缠上了吉本的腰。


  至少在这方面吉本荒野算得上是个有分寸的大人,而掌控轻重不是他这样连成人礼都不够格参与的小孩子的事情。


  


  


 


 


  吉本荒野第一次见到他的年下Omega恋人是在两年多以前,那时榎本径也才刚刚过了十七岁的门槛,吉本因为工作的关系偶然接触到了对方那位有名的律师兄长,碰巧自己的发小跟那位大律师也算熟络,所以跟榎本碰面也是早晚的事情。


  Beta律师的家里有一股小草莓酸酸甜甜的味道,吉本荒野对信息素的很是灵敏,这股味道让他被炙热的盛夏、状况百出的工作搅和的心情莫名地得到开解。


  那天再晚些时候,背双肩包戴眼镜又乖乖穿着校服的榎本径刚从玄关进来就撞见了跟自己哥哥一同坐在沙发上聊着天的吉本荒野。


  长得真是意外可爱啊。


  吉本觉得自己有那么一秒钟魂儿都不在身体里。


  就算是现在,他也不能打十足的包票保证自己在初次碰见人小孩的时候心里没打什么不可描述的坏主意,但要说他们真正私下好上的时候,榎本也已经过了十九岁的年纪,到离家不远的地方念大学了。


  吉本荒野在小草莓自动送到嘴边之前一直都是好长辈好师长生活处处照顾人家高考之前还给人补习了好些日子,等回家之后又暗搓搓地翻出人家的照片没事打个手枪幻想点不切实际又有点阴暗的东西但他还是特别怂,要是被人家哥哥知道自己这种典型的近水楼台还一肚子坏水先别说会不会被大律师告到裤子都坐穿,搞不好在这之前就已经被一些突如其来的‘意外’弄得提前投胎了。


  所以一直到榎本径红着眼眶着跟他告白之前他都规矩得该蝉联个几届的好市民奖。


  那天是他的生日,他在突然出现给他送生日礼物送完了还扭扭捏捏不肯走还不给问什么一问就哭鼻子的小奶猫面前慌了手脚,抽过纸巾要给人擦眼泪还被躲开了,吉本荒野哪见得自己平时放在心尖上疼的人委屈的样子,他都急坏了愣是把人搂进怀里乱哄了一通,把那个自己假想出来的、欺负榎本的人从他娘一直骂到他们家的狗,这时候榎本才哭累了能好好说话了,边揉眼睛边说:


  “就是你欺负我。”


  吉本荒野:“???”


  “你昨天晚上为什么不回我的信息?”榎本歇了一会儿之后又有力气生气了,张嘴就开始质问吉本荒野。


  吉本荒野:“???”


  吉本荒野:“你发信息给我了昨晚?”


  吉本荒野:“哦我想起来了我手机坏了要明天才能拿回来。”


  榎本径仿佛被噎住了,一时间不知道该气谁但还是在气头上,就一把推开了吉本荒野,提起书包就要走。


  吉本荒野追人追到电梯里,榎本被他问急了一撇嘴又哭了,连电梯楼层都按成了二楼。


  “你别再追过来了我告诉你,”他的小奶猫边擦眼泪边往电梯外走,“你别以为我喜欢你你就了不起了你……”


  吉本荒野这才听懂了,合着小奶猫折腾得他都快吓跪了就是来给他表白的啊。


  他一伸手将榎本拽了回来,薄荷味的Alpha信息素炸了一整个电梯。


  “小径,”他欠身抵着榎本的额头,眼睛里装满了无法克制的情绪,“说出来的话就没办法收回来了哦。”


 


 


 


 


  吉本荒野在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做梦都能给自己笑醒了。


  但是笑醒之后往床上一翻,啥都没捞到,走读的小奶猫念了大学了还是每天乖乖背着书包回家,被他的律师哥哥跟老母鸡护崽一样圈养起来,吉本好几个月一直都处在拖拖小手亲亲小嘴然后一个人回家翻出照片可悲地DIY起来的状态,跟过去两年根本没有什么不同。


  真正擦枪走火的时候是榎本径有次在学校突然发起了低热,接到电话之后心急如燎的吉本开着车到了人学校,小奶猫身上草莓味重的让吉本方向盘都没抓稳,眼看送他回家戳针可能来不及了,吉本一个大拐弯将车开回了自己家,捞起又软又湿的小奶猫一把扔到了床上,掐了一下自己大腿稍微冷静下来之后又特意打了个电话给大律师:


  “成濑桑,”吉本荒野这时候正跪在榎本径双腿之间,一下又一下地揉着人的头发,“我是真的爱你弟弟的,我会对他负责的。”


  然后把电话摔到一边就扑了上去。


 


 


 


 


  结果最后还是没有实打实地标记人家,毕竟小奶猫还有一年才成年,吉本在场面混乱得一塌糊涂的时候还记得给自己拆个安全套,在榎本哭着说好喜欢荒野好想怀荒野的小宝宝的时候还能保持理智没狼变把小奶猫吃得骨头都不剩,这一届的好市民奖不颁给他也是没谁了。


  出乎意料的是大律师最终还是没对他做什么,只是给他寄了一整套塔罗牌,还附上一句威胁“要是你在小径成年之前把他标记了你就给自己准备好棺材吧”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眼下榎本径还有几个月时间就成年了,最初的鸡飞狗跳也慢慢平复了下来,不过偶尔吉本荒野在睡不着的夜晚还是会爬起来靠在窗口点根烟想这个想那个,想如果当初他没有碰见榎本径自己是不是就已经跟其他的什么人共赴终生了,想如果榎本径没给他耽误现在会不会在学校里认识别的更年轻好看的Alpha谈起恋爱来了,然后越想越气得睡不着了,把烟往垃圾桶一扔,钻回床上掏出手机翻出他跟小家伙的聊天记录又看了起来,边看还边偷笑,一直到天亮了就爬下床去上班了。


  虽然年上的恋人理应不该这么粘人,但吉本荒野想自己可能已经爱昏头了,要是榎本径这时候一脚踹开他,那他可能要一蹶不振一辈子了。


  因为他的眼里大概已经,没办法再去容纳别的什么人了。


 


 


 


 


 


 


 


 


  “跟我结婚吧。”


  吉本荒野在黑暗里温柔地摸了摸榎本径毛茸茸的小脑袋,手里攥着已经准备了一段时间的戒指,摩挲着内环还能感受到刻在里边两个人罗马音的首字母,他小心翼翼地翻下了床,又轻手轻脚地跪在床边,借着月光能看到榎本安静的睡颜,沉浸在恋爱中的傻瓜大人笨手笨脚地向心爱的人举起了戒指,手在微微地颤抖,明明是已经步入了初冬,窗外也有一阵没一阵地刮着冷风,吉本却觉得他浑身都在发烫,身体里翻涌的爱意已经要将他整个人都淹没了。


  “请把你的未来交给我。”


  “不不…我应该说,跟我一起去未来吧。”


  “啊我到底在说什么啊…”


  “跟我结,结婚吧。”


  “可恶…”


  “请,请…未来也跟我一直在一起。”


  “给、不是,跟我结婚吧。”


  “真是的我也太没用了…”


  嘀嘀咕咕的人阒然被握住了手,吉本荒野一颤,就对上了榎本径的眼睛。


  含着温柔笑意与爱意的眼睛,还露出了他最喜欢的小虎牙。榎本趴在床上看着他,手指慢慢地跟他缠着一起。


  “好啊。”


  榎本凑过去亲了亲吉本荒野,然后在对方当机的时候撬开了他的牙齿,柔软的舌头钻进吉本的口腔里,又酸又甜的就像在嘴里咬碎了一颗草莓糖,跟吉本嘴里辛辣苦涩的薄荷味纠缠在一起,一直到两个人的呼吸都融化之后才分开了彼此。


  吉本先是傻笑了一下,然后又控制不住地笑个不停,最后都笑出了眼泪。


  而榎本撇着嘴曲起手指给他擦了擦脸。


  “我都说好了,你还哭什么。”


  “真的好吗?”吉本重新握住了他的手,戒指攥在了另一边,眼神里全都是能把人淹没的情感,“如果答应了,就真的要一直一直跟我在一起了。”他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还要给我生小宝宝的哦。”


  榎本捏了捏他的鼻子。


  “好,一直一直跟你在一起,给你生小宝宝,然后还一直一直在一起,你满意了吗,吉本老师?”


  吉本荒野把捂得发烫的戒指戴进了榎本的无名指里,一脸鼻涕眼泪的却带着傻瓜一样的笑容凑过去亲吻他。


 


 


 


 


  “吉本荒野你的棺材准备好了吧?”


  “呜哇小径小径你拉一下你哥哥啊啊啊——”










FIN

评论

热度(5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