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ystal

所有文章和图片都是转载的。如果有任何权限问题,请私信删除。(只是因为喜欢才转载的如有打扰敬请见谅)

【SO】奇迹——共同的东西

没穿裤子的大叔组:

*关键词【两人 共用的东西】


*高薪上班族S X 自由职业O


*附CP AN,有拉灯R情节注意。


*大白话,时间线和描写很潦草


========================




  拥挤的电车里,大野摇摇晃晃的抓着吊环。距离有点远,吊环被他拉的已经倾斜。


  一个上班族样的西装男人皱着眉头玩着手机挤到了他的旁边,一边看着手机一边伸出另一只手下意识的去拉吊环。摸上的却是大野的手。


  两人都吓了一跳,转过头来,默契般的松了手。


  “抱……”西装的男人还没说完道歉的话,就被大野松开的吊环砸中了脑门。


  “疼!”


  “对不起!对不起!!!”大野吓得连连道歉,男人好看的眉毛都皱成了团。


*  *  *


  人挤人的购物中心,大野心里嘀咕着,自己根本不想来这种人口密度过大的地方,而老妈一副义正言辞的脸说,总是闷在家里,你才画不出好东西!要多出去见见人,吃吃好东西,看看漂亮衣服和漂亮姑娘!


  总觉得哪里不对,还是跟着出来了的大野,结果还是被当作劳力。


  老妈丢下一句,你有喜欢的就说,老妈买给你~。在他还没开心的叫出来前,又加了一句,“不许超过3万”


 啧。


  被人群挤到了货架尽头,这种状态想看也看不到吧,老妈那样的战斗力是怎样练出来的呢?


  胡思乱想着看着眼前一米内的货架。


  一个纺锤形状的可爱鞋子进了大野的视线。


  “哎呀~好可爱……”他伸出手。


  “这个就很可爱啊”


  同时响起的声音,手掌触摸到的并不是鞋子的触感。


 


  猛地抽回了手,“对不起!”大野慌张道歉着。


  拿着鞋的男人也惊讶的看着自己。


  


  啊…那个好看的眉毛和眼睛,在哪里见过呢。


 


  男人点头微微表示感谢,把鞋子拿到身边正挽着他手臂的女人眼前。


  女人一副不开心的样子撅着嘴,男人没再说什么,识趣的放下了鞋子,对大野点了点头。


  大野拿起那双鞋,但心情已经全然不在鞋上了,是在哪里见过呢?


  


  男人的女友生气样的转头一边走一边说,“才不好看,也就你这样的白痴才会喜欢!”


  大野愣了愣,拿着鞋子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男人尴尬的转过头对他说,“抱歉”。


 


  啊……这个声音是。


*   *   *


 


  下午茶的时间是大野喜欢的,虽然他并没有固定的工作,所以也并不存在什么忙里偷闲,一整天都很闲。


  这家咖啡厅是大野喜欢的,因为老板是他的高中好友,而咖啡师是他高中好友的男朋友,当然,他的好友也是男人。


 


  今天好友好像并没有来店里,自从两人确认关系之后,那个家伙就开始肆无忌惮的把整个店甩给咖啡师经营。


  “O酱~~~抱歉~~久等了~~今天NINO没有来哦~”


  叫相叶的男人满头大汗的把刚刚洗完的杯子码好,跑到前台结账。


  还好人不是很多,不然他岂不是要负责点餐收钱做咖啡……,真是辛苦呢。大野在心底默默的同情了一下被二宫压榨的可怜青年。


 


  “马上就给你做哦~”虽然这么说,青年却还是不知疲惫的一直笑着。


 


  大野走到柜台旁,开始揪起盆栽里的干枯叶子。


 


  【一杯抹茶拿铁】!当杯子端上来的时候,大野走了过去。


  


  握住杯子的瞬间,一双大手也握住了他的手。


  “欸!?”


 


  两人都是一惊,大野猛地松开手,碰倒了柜台上的杯子。滚烫的咖啡撒了一桌。


 


  “O酱!!??没事吧!”


 


  “抱歉!!!我……我以为是我的”好听的声音在大野的耳边响起,他抬起头来,那双熟悉的眼睛出现在视线中。


  “欸?”


   “我再买一杯赔给你!”


 


  “不用啦~~翔酱~我会给O酱再免费做一杯哒!”相叶笑的阳光。


 


  “O酱?”“翔酱?”


  ““你认识他?””


 


  相叶愣愣的看着问出一样问题的两个人,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


  “嗯!我认识你们哦!”


 


  ……这是什么失忆人员的对话啊。


  缘分还真是奇妙呢


*   *   *


  一家四口温泉之旅中奖!


  “NINO!!我好厉害啊!”相叶摇着身边人的肩膀。


  “是……是,旅行愉快!”


 


  “欸?NINO不跟我一起去吗?”


  ……


  “你是要我跟你爸妈一起旅游???!”


  固然是天然混蛋,也还是在思考了这个可能性之后皱起了眉头。


 


  “朋友总行吧!我们叫O酱一起啊!”


  “三缺一你还想怎么办?”


 


  相叶苦着脸趴在柜台上,樱井恰巧推门而入。


  “相叶君,老样子,打包带走”


  “NINO,就他了”


 


  “欸?”“哈!?”


  *   *   *


 


  温泉旅店的卧室墙壁总是不太厚。


  有些见外的把两个地铺拉开了距离。大野钻进了其中一个。


  看着房间的另一端的樱井,正在认真的给香薰灯加精油,心里叹了口气。


  为什么这个人会答应一起来啊,他和隔壁那对闪瞎人的情侣原来关系这么好么?


  虽然这么说,但自己和他的认识程度仅限于那两次偶遇,再就是在二宫的咖啡厅里的几次闲聊了。


  这就要同室而眠了,实在也太紧张了,虽然相叶安慰自己说“翔酱是个好人,你就放心吧!”


  到底是哪方面的放心???


 


  只有三天的旅程,不要在意夜晚的房间分配,还是可以好好玩耍的,大野闭眼钻进了被窝,想要快点睡着。


  显然隔壁的两人并不是这样打算的。


  吵吵闹闹的抬杠声一会就变成了衣物的摩擦声和喘息。


 


  搞什么啊!?


  虽然对这种事情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大野可是曾经不小心撞见过两人热吻的高级电灯泡呢,就不说相叶那只已经伸了一半进二宫裤子里的手。


  哎呦我的妈,深更半夜能不能不要想起这种事。


  大野尽量不动,假装自己睡着了,睡着了,睡着了。。。。


  不远处的人却噌地坐了起来。好像很烦躁的抓挠着头发,还发出了不耐烦的叹气声。


 


  你们看看!把【好人】都吓着了!!!


  大野不动声色,竖着耳朵。听到樱井爬了起来,进了房间里的独立浴室。


 


  花洒的声音传来。


  深更半夜淋浴?


 


  忍不住屏蔽了隔壁的激情声音,大野听着浴室的动静,虽然说是淋浴,他却只听见水柱直直砸在地砖上,然后流入下水道的声音。


  在做什么,不会是不舒服吧?


 


  才这样想着,就听见了低沉又隐忍的喘息。


 


  妈妈!~~~~~~~我想回家!!大野把头蒙在被子里,心中尖叫着。


  耳边屏蔽不掉的,从浴室漏出的声音,夹在水声里,他好像听见了轻到不能再轻的低声吟念“SATOSHI……”。


  ……


  所以说到底哪里让人放心了啊。大野在被窝里捂住了脸。


  到底明天要怎么面对大家啊,特别是因为那句【SATOSHI】而起了反应的自己。


*   *   *


 


  熙熙攘攘的人群,开始入夜的街道。


  大野按着地址找到那家日料屋,推开包间门的时候,看到的是醉醺醺的樱井对着一把钥匙说,“我特么看着你就是硬不起来怎么了!!?”


  瞬间就想关上门离开。


 


  生生被相叶又拉了回来。


  “O酱!别走!你看!这么多吃的!行行好!帮帮忙!”、


  大野看着桌上的高级日料和大大方方的摊在桌上的樱井的皮夹子和信用卡,还有撕得粉碎的和女人的照片。


  那就……为了高级料理。。。


  大野悻悻的坐下,找了个离樱井最远的位置。


 


  趴在桌上的樱井大概是没有发现他,不然严谨如他怎么会完全没和自己打招呼?


  大野端起桌边看起来还没人碰过的鸡蛋汤,开始奋斗了起来。


  缩在房间角落的二宫收起游戏机凑了过来,小声在他耳边说“和女朋友分手啦!”


  “哦”大野毫无兴趣的继续喝汤。


  “听说是女人擅自跑去他家找他要做那个,结果他硬不起来”


  “哦…………”听着这种话题吃饭的感觉真是太微妙了……大野又喝下一口汤。


  “还听说”二宫的声音压得更低,“比起那个女人,他好像对男人更有感觉!”


 


  “噗————————”


  “O酱!?吃不下就别勉强啦!你怎么吐了!?”


 


  大野用湿巾擦着脸,心想这屋里75%的同性恋率是不是太高了点。


*   *   *


  高级公寓的浴室原来这样宽敞。


  大野缩在花洒下,看着仿佛很贵的大理石地面,心想着这东西沾了水没事吧,转念一想,不能沾水的东西为啥会铺在浴室,自己真是傻了。


 


  “O酱?你洗完了吗?我和NINO已经把翔酱弄到床上了,你被吐脏的衣服也塞进洗衣机了…给你换的放这里咯”


  大野拉开门看着一件自己穿会大太多的男士衬衫……头疼了起来。


  暂且不说这衬衫看起来就挺贵,为什么只有衬衫……裤子呢!???


 


  大野局促的扯着衬衫下摆走出来,客厅里安安静静的,只有客房里传来嘻嘻哈哈的声音,看来那两个人已经自觉的霸占了樱井家的客房……比起这个,找条裤子给自己才是真的。衣柜一般会在哪里呢?


  大野一间一间打开看,厨房…书房……啊有了!卧室!


  看着占据一面墙的衣柜,他小心翼翼的踮着脚走进去,睡在床上的那个人还在均匀的呼吸着。


  蹑手蹑脚打开柜门,【吱呀——】。


  我靠!这么高级的衣柜为什么开门还有声音!?


 


  床上的人翻起了身,吓的大野扒住衣柜的门往床边看。


  樱井皱着眉头坐起来,看过来的眼神充满迷茫和不耐烦。


  好可怕啊!!大野瞬间想钻进衣柜假装自己没有出现在这里。


  樱井瞪着他的眼神很严肃,“过来”


  “欸?”


  樱井的眉头更皱了一点,“叫你过来”。


  “是……”自知理亏,只能小步挪到了床边。


 


  刚想问,你还醉着么?脸就被摸了。


  摸他的人眼中一片深情。


  “我还是第一次梦见你来我家…还穿着我的衣服…”


  “啥?”


  刚想回他,你是睡傻了吧?就被扯上了床。


  是哪个混蛋刚刚没有给他裤子穿来着!?樱井的手从上到下毫无阻拦的把他摸了个遍,顶在腿上的那个东西让大野欲哭无泪,更可怕的是听着樱井在耳边低呼自己名字的声音,感觉居然还舒服了起来。


  一个松懈就忘了挣扎,千古恨都是一失足造成的。


*


  早上起来大野手上握着一把钥匙,眼睛被风干的泪水给黏住了,迷迷糊糊睁不开。抓着钥匙揉眼睛,动作好像惊动了身边的人。


  樱井哼哼唧唧的翻了个身,腿搭在了大野身上。


  两人黏糊糊的下体宣昭着昨晚发生的事情。


  “嗯??”大腿碰触的滚烫体温让樱井猛地抬头,看到的就是红肿着眼睛,撇着八字眉看着自己的大野。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惊天动地的嚎叫声,樱井从床上滚了下去,顺带扯掉了大野身上的被子。


  一丝不挂还散落着吻痕,活色生香。


 


  “翔酱!你没事吧!??”天然混蛋推门就进。


 


  看到的案发现场无法推卸责任。


  板上钉钉的酒后乱X。


  


  “噫!!O酱!?你们!?”


  相叶上前一步想看看大野的状况,却被樱井一步抢先,扯起被子就裹了个严实,抱在怀里不松手。


  “你干嘛!他还没穿衣服呢!别乱看!”


 


  哎呦呦,早上起来就恢复成精神奕奕的占有欲先生了。二宫靠在门框上抿着猫唇偷笑,掏出手机对着樱井的屁股按下了快门。


 


  从被子里面露出头的大野可怜巴巴的看着把自己包成粽子的人,好不容易伸出手,手里握着那把钥匙。


  “你昨晚死皮赖脸塞给我的……”


  樱井愣了愣,接过钥匙,扔进了垃圾桶。


  “不要它,我会换锁的,给你一把专门为你的钥匙。”


  


  大野的脸噌地红到了脖子根,要不是被被子裹着,可能还会继续往下红,大概能到第三节肋骨的位置。


  他想,虽然他并不喜欢男人,但却不讨厌樱井,甚至还有点喜欢。大概真的应了那句【只是自己喜欢的人恰巧是男人】。


  他点了点头,眼泛泪光,抿着嘴说,“屁股好痛……”


  二宫识相的拉走了在门口探头探脑的相叶。关门前听到樱井泛着春光的声音说,“我给你揉揉?”。


  他想,这屋里100%的同性恋率,也真是奇迹了。


 =============END============


www感觉跑题到无边无际~共用的东西仿佛就是钥匙一样……结果还没用到就写完了,但是其实引导两人相遇的种种奇迹不都是两人共用的吗!


终于在截至前久违的投稿了……


                                                                          by a梦



评论

热度(4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