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ystal

所有文章和图片都是转载的。如果有任何权限问题,请私信删除。(只是因为喜欢才转载的如有打扰敬请见谅)

中二病

吃饭睡觉打豆豆:

ABO设定 ABO设定 ABO设定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不适请点插 内容如题 中二之作 可能删


“城”里来了新人。

早有好事者打探清楚,来人不过是外面一个国会议员的儿子,是个Beta。

“估计是塞了很多钱才争到的名额吧,”此言一出,周围人纷纷露出了些许轻蔑的笑容。

银河联盟时代,帝国为了培养出更为出色的下一代,和其他同盟国相抗衡,将所有的Alpha以及身世显赫的Beta们被送入了“城”中,接受强化培训。

“城”几乎是缩小的外界,但这里不受任何法律的约束。天生强势具有领导气息的Alpha们毫无疑问的站在金字塔顶端,剩下Beta们相互你争我夺,至于Omega,他们太弱了,被认为并不适合在“城”里生存。由于这里集结了整个帝国最优秀的下一代,进入这里就意味着进入了下一个“少数人的圈子”,所以众人趋之若鹜,不惜通过贿赂将本无法加入的候选人硬塞进来。

 

与以往的每一天相同,樱井在早晨7点钟准时醒来。昨晚的模拟辩论进行到了将近4点,他的导师却仍旧不满意。为了尽快让那个老家伙同意自己的出“城”许可,他需要赶紧加快步伐,毕竟“城”里的生活对他而言实在有些无聊透顶。

刚打开电脑,他就接到了相叶的电话。对方在那边急急忙忙的问他有没有空,最好带上简易医疗设备过去一趟。

作为整座“城”内为数不多的同伴,樱井稍作犹豫之后还是决定遵从嘱咐。

 

在相叶家,樱井见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男人。他闭着眼睛躺在沙发上,圆圆的脸庞一片苍白。空气中有股非常微弱的Beta信息素,但是仔细分辨,其中夹杂着一股淡淡地清甜。

樱井快速的做了检查,这个人有严重的软组织挫伤,肋骨也断了一根。

他不置可否的挑挑眉,“是你打的?”

“不是!”相叶立刻大声的反驳,“我可是Alpha中少有的和平爱好者好吗!是小和捡回来的啦!”

“准确来说并不是捡,而是他掉在了我面前。”二宫面无表情的盯着眼前的电脑,似乎正在研究当时的视频记录。

樱井低头看了陌生人一眼,身体又不受控制的感知到了那股淡淡地甜味,这大概是他进“城”以来遇到过最合胃口的气息。

二宫的手指在键盘上来回敲动,终于定格在了一个画面上,“这家伙,真是有趣呐。”

“诶?到底怎么有趣啦,”相叶立刻感兴趣的凑了上去,“哇塞,这家伙真的蛮厉害的嘛!呐呐,翔君快看。”

樱井跟着凑到了电脑屏幕前,画面上的男子被一群人追赶着,用不可思议的速度快速在楼层之间穿梭,直到他越过一面高墙,掉到了相叶家的阳台。

“是高野那群家伙,”二宫把画面放大,终于看清了其中几个人的脸庞,“没想到那家伙也有碰钉子的一天。”

樱井倒是很快的将注意力重新转向了面前躺着的家伙身上,“所以你们准备拿他怎么办?”

两个人双双回头看向樱井。

 

樱井无奈地挑了挑眉,“喂,这是你们捡来的麻烦吧。”

“从你看到他开始,空气中你的信息素浓度起码提高了十个百分点,连我这个Beta都感受到了。”二宫慢条斯理的合上电脑,“身为一个Alpha,我想你很清楚这代表着什么。”

“况且节日不是快来了,”相叶说着突然泛起了可疑的笑容,被二宫一巴掌糊在了脑门上,“我和小和要趁机好好培养下感情,总之就拜托翔君了!”

 

于是樱井硬被塞了个男人回家。

 

对方在他床上睡足了两天才睁开眼,樱井快速的帮他做了检查,发现身体各项体征正在稳步恢复,抬起头发现对方正好奇的盯着自己。

他收起仪器,不慌不忙的自我介绍,“你好,我是樱井,曾经辅修过医学。你被我的朋友捡到了,出于某些原因,暂时被寄养在了我这里。”

对方眨了眨眼睛,“樱井?樱井翔?”

“你认识我?”

“姓樱井的Alpha并不多,况且你还被联盟评为本世纪最值得期待的Alpha之一。没想到居然是你救了我,”对方伸出右手,“你好,我是大野智,刚进来不久的新人。”

樱井伸手回握,发现对方的手意外的细长有力,松开的时候手指不自觉的扫过对方掌节的茧,大野快速的将手收到了身边。

樱井倒是不以为意,斟酌着开口询问,“虽然无意冒犯,但是如果不介意的话能告诉我你这身伤的来源吗?”

“我刚来‘城’里不久就被那群人盯上了,虽然我并不是Omega,但他们似乎一副很想和我交配的样子。”大野说到这里抬头看了眼樱井,发现他并没有露出什么奇怪的表情,“我躲了他们很久,也和他们打了,打不过就索性跳了楼,然后大概就是被你朋友捡到了。”

“那你暂时就先在这里养伤吧,高野什么的,还不至于来我这里找人。”樱井温柔的笑了笑,“抱歉,我还有一份论文要赶,有什么需要随时叫我。”

 

大野就此在樱井家住了下来,他展现出了惊人的恢复力,没过多久就已经可以下床活动了。

大约是出于感激,他顺手接过了樱井屋里的打扫工作。也尝试着做了几顿饭,虽然明显生疏,但不得不承认他的手艺比樱井要好上许多。

原本以为和陌生人共处一室会非常不习惯,但和大野的相处过程却并没有让樱井感到任何不适。相反,随着对方身体的逐步恢复,信息素也逐渐达到了正常水平。樱井对于家里时常弥漫的清甜味道非常着迷,尽管身为一个Alpha,他有自信自己不会因此被随便吸引,然而不得不承认,他对大野越来越感兴趣了。

 

身为现任内阁官房长官之子,导师一直致力于培养他对政策制定的敏锐度。今日的议题是关于Omega地位的调整。由于近年来Omega人数的上升,这一类曾经的稀缺种群终于不甘再成为单纯地繁衍工具,他们渴望投入社会生产,提升自己的整体地位。樱井对此表示支持,他甚至认为这一要求再合理不过了。然而他的导师却对此持怀疑态度,认为把那些不定时会处于发情期的家伙像其他阶层一样投入到日常生产中会造成社会极大的不稳定。两个人就此展开了激烈的争论,最终谁都没有说服谁,樱井只好在导师的怒气中切断了视频的画面。

转身的时候发现大野就在他身后,不知道已经听了多久。不过樱井从一开始也没有考虑过避开对方,他起身为自己倒了杯水,回过头发现对方还站在原地。

“你也支持将Omega从繁衍的枷锁中挣脱出来吗?”

没料到大野会继续讨论这个话题,樱井有些意外的点点头,“人口已经趋于稳定了,何况科学的发展也已经提高了Beta们的受孕率,没必要再一味的将Omega当做繁衍的唯一手段,毕竟他们中间也会有非常优秀的人才。”

大野闻言有些惊讶的看了樱井一眼,眉毛因为困惑变成了一个倒八字。

樱井忍不住笑出了声,“怎么,觉得我身为一个Alpha说出这种话太奇怪?”

“毕竟一直以来在Alpha们眼中Omega只是用来生育,脆弱到需要攀附他们而活的可怜种群吧。”

“喂喂,这样说可有点夸张了啊,至少我没有这样觉得。”

两个人的谈话就此结束了。然而接下来的日子里,樱井慢慢发觉大野在看待很多敏感的政治决策话题上,总有自己非常独到的见解,而且这些见解往往还都和自己的一致。很难想象一个从小作为工作阶层培养的Beta竟然能有如此敏锐的政治意识,对此大野的回答很简单,“从小我的父亲就竭尽全力的希望我能学到各种知识。”

樱井赞许的点点头,回想起私底下要来的关于大野的详细资料,一个普通的国会议员,竟然会有如此长远的目光,大野果真是个有趣的人。

 

随着身体的逐步恢复,樱井终于允许他出门进行少量的户外运动。

开始的时候因为担心,樱井都会陪他一起。两个人大多数的时候都是绕着公寓前的人工湖慢跑几圈,这一带居住的几乎全是Alpha,虽然Beta并不会散发出特殊的荷尔蒙,樱井仍然十分担忧,很害怕大野会被节日临近丧失理智的Alpha强行标记。

不过大野总是对此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他也会偶尔独自出门,每次回来樱井总能清楚地感觉到他身上那一丝淡淡地来自别的Alpha的气息,但他从不过问。

他从二宫那里借了一个特殊的标记器,放在了大野跑步穿的鞋子里。这种标记器能让大野散发出一种暂时被樱井标记过的信号,二宫得知他的用途时不怀好意的揶揄到,“这么关心不如真的标记上,省的过一阵子节日开始担心。”

樱井对此只是笑笑,等到大野再单独出门回来的时候,身上已经没有别人的气息了。

两个人仿佛心照不宣一般,谁都没有对此说过什么。

樱井私下里让二宫帮他去调查大野,毕竟这是这么久以来,他第一次对另一个人如此感兴趣。二宫这次的动作很慢,最后传输过来的数据也很少,“目前能查到的信息就这么多,你自己看着办吧。”

樱井扫过那些信息,脑海中已经有了一副完整的画面。他从来没有如此的雀跃过,血液里沸腾的来自Alpha本能的征服欲让他蠢蠢欲动,然而他只是静静的如往日一般,他需要一个机会,一个彻底能保证一次成功的机会。

 

随着节日的临近,整个“城”都开始渐渐的被高涨的荷尔蒙所充斥。一年一度的节日被当做释放天性的时机,这一个月内甚至会有优质的Omega被暂时加入放入“城”内,就连一向严肃的导师都开始调侃樱井,让他放下课业,尽情的投入到这场狂欢之中。樱井却并不喜欢在这段时间内出门,闻到别人的气味总让他觉得不舒服。不知道是不是出于这个原因,连一向乐忠于户外运动的大野也开始减少外出。整个“城”都处在了躁动的气氛之中,偶尔在街上擦肩而过,身边人那种刚刚经历过交配的腥甜味变得格外浓重。相叶也已经开始禁止二宫外出了,毕竟Beta只能被暂时标记,他很担心二宫会在这段时间出什么意外。

 

大野在节日开始前1天失踪了。

一开始只是说去楼下买东西,因为距离很近,樱井并没有放在心上。直到一个多小时他都没有再次出现,樱井这才转向二宫寻求帮助。

对方帮他调出了附近的监控,然而大野像是有意躲避似的,竟然完全没有出现在这些镜头下。二宫只好将监控的范围扩大,足足找了半天才发现了大野的踪迹。

“阿勒,这不是松本家的少爷吗?”最后出现在可追踪图像上的大野,正在一个男人的掩护下进入一间公寓。

樱井的眉头皱了起来,空气中强烈波动的信息素让相叶吓了一跳。这是被嫉妒冲昏头脑的Alpha的象征,“明明还没有标记,哪来的这么强的占有欲,”二宫忍不住吐槽到,被相叶糊了一脸。

“呐,翔君,需要我陪你去看看吗?”

“不用了,”樱井摇摇头,脑海里全是大野进入公寓的画面。

https://www.evernote.com/shard/s400/sh/6e732ca1-a034-4f76-9044-d7aaa3cf105e/c3ac5d71f2ff05ae7f656b2fd7aa07dd

很少有人知道,帝国最高的统帅子嗣艰难,终其一生只得一子,与外界所知的Beta不同,那人,其实是一个Omega。

 

End


评论

热度(124)

  1. Krystal吃饭睡觉打豆豆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