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ystal

所有文章和图片都是转载的。如果有任何权限问题,请私信删除。(只是因为喜欢才转载的如有打扰敬请见谅)

【山组】秋月春风

最平凡的相遇。

西明瓜子:

*我自己好喜欢这一篇哦……

*

大野智背着自己的画具一步一步踏上台阶,终于来到了这个位于山顶的神社。
大概是旅游淡季再加上工作日的原因,大野智在这个神社就没能见到一个活人。如果不是管理中心的小哥和自己说这里有间颇为灵验的神社,大野智恐怕也不会来到这样的地方。
也不知道这个神社供奉的神明是管理姻缘还是掌管交通要事的,反正来一个地方先拜访这个地方的神明大人,心里多少也会有点安全感。
他将口袋里面所有的零钱都掏了出来,摊在手里,然后挑了好几个bling bling的硬币,放到装香油钱的箱子里面。听见自己的硬币被箱子吃掉的哐当声,心里面所谓的安全感又添了几分。
大野智拍了拍自己的手掌,闭上眼睛,「希望一切顺利。」
无论是什么,都能够顺利就好了。

大野智走下山的时候,再一次见到了那个男人。
他刚刚走上来的时候就看到了,男人在半山的小径上一个人鼓捣着三脚架和照相机。大野智想着对方估计是和自己一样,逆着旅游旺季来到着海滨小镇的旅游者,便没有多理会就接着上山了。
只是自己从山上下来了,那个男人还在原地鼓捣着照相机,可能是遇上点麻烦了。
大野智整理了一下自己背上的画具,纠结着要不要走过去看一下自己有没有忙能帮上的。
只是他第一步还没有迈出来,就看见男人按下了快门键,做着鬼脸快速地跑到镜头的前面,身穿着的外套还差点把三脚架给掀翻了,好在三脚架下面勾着足够重的包。他跑起来的时候不自觉扬起了脚边的落叶,到达预定的地点的时候才把脸上足够活泼的表情收敛起来,然后在延时连拍的快门声响起的时候,给镜头留下了十分潇洒的背影,一点都看不出之前的手忙脚乱。
男人转过身的时候,大眼睛和还站在台阶上面的大野智对上了眼睛,一瞬间产生的尴尬让他下意识捂住自己的脸。
应该是在这里一个人来旅游,但是没有人给自己拍照所以才不得不这样吧。
大野智指了指相机,「需要帮忙吗?」
「啊不用不用,」有着大眼睛的男人连忙摆手,「我有快门遥控键的,只是不知道被我丢到哪里去了……」
说话的声音随着话来到末尾变得越来越小,最后好像被路过的秋风吹散在午后的阳光之中。
大野智站在那里,看着那个男人再一次摆弄起那部相机来,没有丝毫想要移动的心思。
男人回过头看见大野智还站在那里,又可能见到他背着的画具,「是我挡住了你的风景了吗?」
他的风景?大野智听见这话,才回过神来,用心看向自己面前的一树一木。
深秋让树染上深沉的红,吹响树叶间缝隙的风也会带落那些不坚定的叶子;未经开发的小道上藏匿着应季的黄花,有相机陪伴着的男人就站在这幅风景的中间,看着大野智。
要是用心去看的话,果然是个好风景,这个男人的确是选了个好地方来拍照。
如果不是这个男人来到这里,大野智估计也不会发现这个就在自己身边的好地方。


回到下榻的酒店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大野智将东西放回酒店房间的时候,迟到的饿感才提醒他,他还没有来得及吃晚饭。
想着出门随便吃点什么东西就算了,大野智刚打开酒店的房门,今天在山上见到的那个男人就从自己对面的房间里面走出来了。
「啊,是你啊。」
「你也住这里啊。」
「是啊。」
两个人一起走向电梯,等着它从地面上来接走他们两个人。
大野智盯着那不断变化的电梯楼层数字看,想着这个时候自己不说话就好,但是没有想到对方先把话题撩起来了,「吃饭了吗?」
「现在就到外面出去吃。」两个人之间沉默的时间气氛总归有点尴尬,大野智便多嘴地抱怨了一句,「啊,也不知道该吃点什么才好。」
听到这样的话,男人立刻就从裤袋里面摸出自己的手机,打开了一个类似备忘录还是什么样的软件,「这附近有一家挺出名的拉面,这个点应该刚好过了饭点的高潮了;如果是想吃中华料理的话,两个公交站之外有一家网上好评还不少的店;如果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话,就这家酒店旁边那间烤鸡肉串店我昨天试过还不错……」
大野智偷看了一眼那个男人的手机,上面密密麻麻的全是memo的文字,可见对方是彻底做过一番功课才过来的。而不是像大野智这样,走到了车票的售票窗口之前才决定自己要去哪里。
男人说了一大堆店的名字和信息,最后还问了大野智,「所以你决定好了去哪里吃么?」
电梯门打开,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进电梯里面。大野智本来就没有想法,这样听别人说了一大堆之后更加没有想法,便随口回应了一句,「去那个拉面店吧。」
「巧了,我也想去吃拉面来着的。」男人先于大野智伸手,按下了一楼的电梯键,「一起么?」
「嗯。」大野智点点头。在去哪里吃吃什么这方面,他本来就没有什么想法,要是有人能帮他决定了,这也是一件挺好的事情。


大野智在吧台坐下,点了一份豚骨拉面和一杯啤酒,听男人说这里的饺子挺不错的,便又追加了一份饺子。
「对了,我叫樱井翔。」在饺子上来的时候,那个男人才想起自我介绍来。「听过我的名字吗?」
听他这样说,大野智怕自己是耽误了哪个大人物,拿筷子的手都停了下来,认真地去看樱井翔的脸是不是哪个会在电视上出现的大明星。
这样的举动倒是引得樱井翔捂着脸笑了起来,「不不不……我今天见到了一个认出我的粉丝来,所以自信心稍稍有点溢出来了。不认识我是正常的啦。」他又从裤子的口袋拿出他其实并没有放回去多久的手机,打开了一个博客app给大野智看,「我是干这个的啦。」
大野智接过手机,迅速地浏览了一下上面的信息。就显示在博客顶端的粉丝数多得有点出乎大野智的意料。也难怪他有资本问自己听过他的名字没有。博客里面有大野智一扫还扫不到底的文章。而大部分的文章都是以大野智知道或者不知道的地名开始,其中甚至有不少一看就是个外国地方的名字。大野智点进去其中一篇文章来看,文章的开头就是一张明显是樱井翔自己的背影,后期的调光和滤镜让这张本来就拍的是美景和美人的照片变得更加好看。但是知道过这些照片是怎么拍出来之后,大野智看着那个背影都能想象得了樱井翔极速奔跑的身影。他忍不住笑了出来,往下一拉就是樱井翔自己到那个地方旅游的行程和感受了。
「所以是个旅游博主么?」大野智将手机递回去,终于心安理得地拿起了筷子,将终于送上来的豚骨拉面挑进自己的嘴巴里面。
对方「嗯」了一声表示肯定,也将自己埋头于自己那一份的拉面之中。
这样也难怪能够知道那么多店的信息。
「你呢?」对方从拉面和饺子的间隙中抬起头来,转向大野智。
大野智被问的时候在喝着啤酒。舌尖首先感觉到的是液体的冰凉,其次才是那麦芽酿造的酒液的微苦。「我叫大野智。」
他抽出了一张纸巾,将筷子蘸了拉面的汤,在上面写下了「智」这个汉子。
樱井翔看着大野智写完那个字,「我的朋友里面也有一个Satoshi。」
大野智点点头,「是个帅哥吧?」
樱井翔笑着抓了抓自己的眉毛,「是个帅哥倒也没错。也算是我们那圈朋友里面公认的帅了。」
明明是称赞别人的话,大野智却笑得好像被大众敲章确认的是他一样。他拿着啤酒杯,看向樱井翔,「说起来樱井先生和我一个朋友很像呢。」
「像也不奇怪啊。说不定大野先生就是吸引我们这类人的体质呢。哪个人的身边都能找到其实认真想一下会很像的朋友吧。」
大野智也不知道这个吸引结论是不是对的,只管吃拉面吃饺子饮啤酒然后发出一个大叔般的饱嗝声。
「说起来,大野先生是个画家吗?白天看见你背着画板什么的,是要上山写生么?」
「算是吧……」大野智歪着头思考,「要是认真说的话,是个自由插画家,接稿吃饭的那种。今天那样的话,只能算是兴趣吧。」
「画画维生的人把画画当成是兴趣么?」樱井翔也把啤酒喝到杯底,「大野先生应该很喜欢画画吧。」
「喜欢是喜欢,但是有时候却觉得自己的喜欢,会因为自己亲手把这个东西和钱挂上钩而觉得遗憾。有一段时间会看着自己的热情被现实逐渐消磨,自己却又无能为力。也不是觉得能够靠做自己喜欢的东西维生不好,只是有时候会觉得自己没有办法保全而无奈而已。会觉得,这个东西……画画也好,别的东西都好,明明是那么美好的东西,自己去做却总是做不好,有一种亵渎它的感觉。真是对不起啊,为所有我所有喜欢的东西都感到抱歉。喜欢做的东西当然每个人都想做啊,但是人立身于世,总归是多方掣肘,不可能彻底自由的。」
听到了这句话之后,他看见了樱井翔眼睛里面好像有些什么东西被点亮了,但是脸上的表情却柔和了不少。他往自己这边伸了伸手,只是大野智只见他抓住了一点空气,就把手收回去了。

回到酒店之后,大野智才收到了一向和自己合作的编辑给自己发来的消息,说上一次的稿件反响很不错,还问他要不要将这些年的画作整理一下,出一个商业个人志。
都到了这种高度,对于这个年纪这样的大野智来说其实也是挺满足了的。但是好像正是因为太满足,就觉得维持现状就足够了,反正爬得再高,到时候还不是要下来。
大野智在编辑栏里面敲下了「我再考虑一下」,然后按下发送键发送过去了。
从和编辑的对话框退出来之后,大野智看见今天晚上和自己交换过联系方式的旅游博主头像已经换了。漫天的红叶之下樱井翔的背影遗世独立,没有深秋的萧瑟,只有岁长的宁静深厚。
明明是那么狼狈才拍出来的照片来着的,成果却那么好看,果然是个有名气的旅游博主啊。
大野智凭借着记忆,在那个博客网站上找到了樱井翔,成为了他万千关注者中最新的一个,然后他点进了博客里面最新的日志,躲在被窝里面开始慢慢地细读他的文字。
即使是最客观科学的研究报告,都能够透露出很多作者的癖好习惯,更何况是游记这种不得不参杂着大量个人情感的文章,大野智光是读着樱井翔的文字都觉得自己翻开了樱井翔的个人档案,关于他的个人信息像一阵洪流,带着不允许大野智拒绝的意味涌入了他的信息处理中心之中。他每次出游总是会安排缜密到分钟的行程;对于吃的执着仅次于他对行程的进行的执念;不会在仅有自然美景的地方做过多的停留,但是会游览过一个城市之后,将封有一整个城市的雪景球带回家里……
这样的文字对于大野智来说明明应该是最好的睡前故事,但是在被子里面捧着手机的大野智越看便越觉得兴奋,像是尽管隔着一块电子屏幕,阅读着不再新鲜的过期文字,他都参与到了樱井翔的旅途之中。

列车的指定席车厢基本上都是面朝列车前进方向的双人座位。大概是周末的原因,列车上人也不算少。
大野智依循着车票上的号码,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发现和自己共享一排双人座位的人,正是原来就住在自己对面的樱井翔。
坐着的樱井翔大概是察觉到在这个旅途之中的旅伴已经来了,抬头一看发现是自己认识的人的惊喜跃于剑眉的眉梢,搭在唇边的食指也立刻收了起来,「大野先生啊。」
大野智点点头,给后来的乘客让出通行的空间之后,才把背上的画板卸下来。不过抬头一看,头顶的行李架上已经没有空位了。
先来的樱井翔也跟着站了起来,在发表想法之前就把装有画板的包从大野智手上接过来,高举过头,放到自己的银色行李箱之上,「放在这里没有问题吧?」

大野智坐在靠窗的位置,把头往窗上一靠就能够看见这些天自己征服过的海一点一点消失在自己的背后。
列车开动不久之后樱井翔就把电脑拿出来码字了。键盘敲击的声音被柔软的塑料键盘膜吸收,没有给自己身边的人造出一点噪声。
大野智猜测对方在编辑这次旅行的记录。这种感觉很奇怪。虽然明知道自己在那个博客上读过的每一个文字都是出于樱井翔之手,但是自己能够接触到的都是樱井翔经过一番努力之后的完成品,好像对方只需要消失一阵子,那些文字就会在发表的那个瞬间全部冒出来一样,根本不需要酝酿的时间。现在自己居然可以坐在这个人的旁边,看着那些新生的文字逐渐汇聚成型,变成之后自己会在那个网站上阅读到的不再有赏味期限的回忆罐头,只要点击链接就能开封享用,这种感觉对于大野智来说十分奇怪。或者说,这种感觉对于大野智来说十分奇妙。
大野智控制住自己不去往樱井翔那边看。但是没能成功控制住自己的心往樱井翔身边跑过去。
他没忍住在sns上搜索樱井翔的名字,居然还真让他找到了樱井翔的账号。那个粉丝数量并没有比博客网站少多少的账号用的是大野智见证着诞生的头像,根本就不用大野智有过多的思考就将这个账号的真伪告诉了手机前面的他。
他按下了关注的按键,然后在正主旁边津津有味地阅读起樱井翔那些有幸被留下来的小情绪和絮絮叨叨的碎碎念。
直到软件给他推送的一条新粉丝提示才把大野智唤回神来。他读了一遍那新粉丝的账号,分明就是自己在偷窥着的人。而坐在自己身边的人,明显是忍着笑锁上自己的手机。
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被发现的,但是无论是在什么时候被发现的,都让现在的大野智羞得只想跳下车去把自己躲起来。
太耻了啊。这种感觉。
大野智像是上课被发现了开小差一样,立刻就欲盖弥彰地把自己的手机放下来,结果这个举动把樱井翔忍住的笑释放了出来。
「对了。」樱井翔笑完之后,把自己的背包拿到放在自己的大腿上面,打开在里面翻找了一下,然后拿出一个黑色的小玩意给大野智看,「找回来了,相机的快门遥控。」
好像怕大野智不相信一样,樱井翔还按了好几下那个小玩意,「用蓝牙控制的,好像连到手机上也能用。」
大野智对樱井翔事实上有没有可以遥控快门的小玩意或者那东西能不能用在手机上根本没有兴趣,但是看着对方兴致勃勃地将把那遥控连上手机,然后小声地说着「这东西可好玩了」这样不知道是和谁说的话,便又觉得发明出这样的小玩意的人真是太妙了。
樱井翔举起手机来,屏幕上是手机前置镜头捕捉到的他们两个人,明显是要和大野智合照。回过神来的大野智立刻就冲着手机比出一个小树杈。
后知后觉到拿着手机的樱井翔明明就可以把手指伸过去,按下快门,根本就不需要什么快门遥控,大野智也忍不住开口吐槽,「什么嘛,这个东西根本就没有用啊。」
「也不是没有用啊,起码你和我拍照了。」樱井翔晃了晃手上的手机,脸上的笑意有增无减。

但是那张合照樱井翔一直都没有发给大野智。
回来之后,一开始怀揣着说不定那个人网络红人会公开这张合照的恐慌心情,大野智每天都会定时定点地刷新樱井翔那些sns账号,但是他只等到了樱井翔的一日三餐的证件照们,也等到了偶尔文艺起来的樱井翔发的什么「想要做喜欢的事情就不能只做喜欢的事情呐」,甚至等到了樱井翔发的意味不明的「怎么还不来呢」,却等不到自己和樱井翔的合照。
后来他又想通了,作为一名网络红人的是樱井翔又不是大野智,就算发自己的照片也不会给他的sns增加多少流量,樱井翔不公开他的合照也是应该的。而且这样看起来,对方估计只是随便拍拍合照,拍完之后别说要发给自己,恐怕是连大野智的存在都忘记了吧。
思来想去,大野智还是觉得这个就是困扰自己问题的答案了,便在自己心里面将这张自己根本就没有看过成品的合照束之高阁,自己也学着樱井翔的样子,把他的存在也忘记了。


那个让大野智「再考虑一下」的商业个人志终于还是被提上了日程。
一直都是别人给大野智要求,需要他怎样做,等到现在自己能够掌握所有的决定权的时候,他又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所幸的是他的责任编辑松本润只对完美有着强迫症,没有患上什么乱七八糟的选择恐惧症。他只是很强硬地给大野智告诉他自己挑一个主题,然后又手握着他家的备份钥匙,威胁他说交不上稿的话,别说出去玩了,门都不给他出。
原来渺茫无际的灿烂世界被四道灰白的围墙缩到十方空间之间。虽然有点矫情,但是大野智的确觉得自己像是一只被困于牢笼里面的囚鸟,空有一双能竞风的丰满羽翼。
这个黑暗得无边际的日子,大野智发现樱井翔又到了一个地方出了一篇新的游记。游记的顶端依然是一张樱井翔的背影照。
穿着红色羽绒服的他叉着腰站在漫天飘雪之中,神气又俏皮。
大野智不自觉地看向窗外,只看得见在公寓楼下扎根伸到自己窗边的秃枝,看不见一丝纯洁的白,也见不到一分鲜艳的红。
虽然游记的开端就是樱井翔关于这场天气预报都没有预见的大雪的埋怨,然后又说了一点什么但是盼望着的东西却一直都还没有来什么的,大野智看着那些文字甚至都能够想象得出他那哀怨的小语气,但是游记的后面一如他以往的风格,正经地报告行程的时候偶尔又机灵地抖个会让人发笑的小包袱,有着樱井翔独有的魅力。
真好呐。
大野智捧着手机倒在自家的沙发上,把樱井翔的更新来回又看了两遍,假装在这个初冬就跑到北国之地去玩雪的人是自己。
他随手在樱井翔sns上那篇新游记的下面点了一个赞,刚想把手机丢下,沉寂已久的聊天软件就给自己发来了新信息提醒。
来信人是樱井翔。
吓得大野智抬头看了一下自己的所在,确定自己的确是位于自己熟悉至极的家里曼,才敢点进去他和樱井翔的对话列表。
每次都这样,明明对方有着那么多粉丝那么多关注者,但是却总能在自己自认为不会被发现的时候,第一时间把躲在暗处的大野智抓出来。就像是在大野智身上装了一个报警器一样,只要对方一踏入自己圈画的地盘之中,就能够打着鼓敲着锣来提醒他让他知道一样。

樱井翔和大野智说,「给你买了纪念品哦。」
大野智看着他们两个之间只有这么一句话的聊天界面,深深地怀疑对方只是戳错人发消息了,「樱井先生是找错人了吗?」
对方首先是给自己发了一个省略号,然后才说,「你是大野智是吧?」
大野智这个时候想的又是对方认识一个和自己的汉字写出来一模一样的好友,毕竟他和自己说过他有一个叫做satoshi的好友,然后他也说过某些人身上会有吸引某类人的特质,这样说起来的话,樱井翔身边有另一个大野智一点也不奇怪。
用着各种理由劝服自己的大野智,接收到了樱井翔给他发过来的列车上的合照彻底说不出任何辩驳的话来。
「是这个大野智吧?我没有找错人吧?」
他看着在聊天界面左边的樱井翔,那个站在一片红叶之中的樱井翔,觉得这个世界奇妙得有点太不可思议了。
握不住的手机猝不及防地掉到大野智的脸上,打得他的鼻子生疼。大野智把手机捡起来,发现这么一番捣乱,编辑栏里面已经有了几个没有意义的音节。
大野智将那些音节逐个删除,担心自己这番操作已经让对方的屏幕上显示了代表着这边正在编辑的小圆点。
除了「是我」之外,大野智也不知道能给他发什么。
「等我回国见一面吧?不过也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不要抱太多的期望就好。」
这样说起来要和他见面吗?大野智又一次感觉到无缘由的紧张。
「还是说大野老师最近很忙?我见你sns都没有更新了。」
对方对自己的称呼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大野老师。但是比起这个,让大野智更加在意的是,自己在线上的状态更新原来对方是会看的么?
明明对方是个有着好多好多好多粉丝的红人吧……自己的话……大野智切换了一下手机的应用界面,那个在简介里面清楚表明是「插画家大野智」的账号,只有可怜巴巴的几十个粉丝。他的责编认真地要他改善现在这种状况。但是估计是作为一个插画家的大野智没什么名气,也有可能只是他懒得和陌生人分享自己自认为寡淡无味的生活使然,他的粉丝数怎么都涨不起来他能有什么办法。

估计对方也不知道,但是樱井翔和他约的时间是大野智生日的那天。大野智一开始吓了一跳,开始怀疑起对方会不会是个借着旅游博主的外衣暗地里搞情报工作的危险人物。不过后来想了一下,一切都只是巧合而已吧,而且自己那一天除了赶稿之外也没有什么安排,便一口答应了和樱井翔的见面了。
担心自己会迟到,大野智好好地比约定时间提早了很多就到了约定的咖啡店。大概是对方也有这样的心思,自己还没有等多久就等到对方的出现了。
明明也没有迟到,但是樱井翔自从坐下来之后就一直止不住和自己说抱歉的话。大野智隔了那么久见到这个人,终于有了一点这个人的确是会在出门的时候制定严密行程的旅游博主的实感。
点单的时候樱井翔几乎都没有看菜单就和服务员点下了豆奶拿铁,大野智还要看好久才克服自己内心的纠结点下了一杯热可可。但是自己刚点完热可可,樱井翔就追加了一份芝士蛋糕,还和大野智说这一家咖啡店的巧克力蛋糕他试过很好吃五星推荐。
无论是对方有意的温柔还是无意的品味流露,樱井翔后来点的两份蛋糕都让大野智放松了不少。
「对了,纪念品是这个。」樱井翔拿出一个纸袋,解释的时候又抓了抓自己的脸,「转机的时候见到就想买给你了,但是回来之后才发现其实这边原来也有卖来着的。」
大野智将纸袋里面的东西拿出来,才发现这是一个品牌周年纪念推出的铅笔套装,从6H到大野智都没有听说过的8B都有。
「也不知道你需不需要,就买下来了,要是你能喜欢就好了。」樱井翔手撑在桌子上,双手托着脸,很是期待地看着大野智。
事实上大野智的确是不怎么需要这样的铅笔套装。他在画稿的时候有着自己惯用的用具,而且这样的包装精致的套装,要是自己擅自将其中一支拿出来把它们拆散了,就有一种破坏团圆的感觉。不顾大野智的确喜欢是这样的礼物。
这个时候他们点的饮料上来了。大野智捧起马克杯用舌尖试了一下热可可的温度,觉得现在还没有到喝的时候就放下来了。
明明只是见过几次面的人,但是在异国他乡见到相关的东西,就能够想起自己来,这份心的确足够让大野智开心了。
「怎么就会想到要买这个给我呢……」大野智将那盒铅笔放回纸袋里面,又认真地将纸袋上面的皱褶弄平整,不敢抬起头来。
「因为你点的那个赞,是那篇推文的第777个赞啊,这个是隐藏福利来着的。」
说是这样说,但是大野智完全不记得自己点赞的时候,那原来是有多少个赞来着的。只是自己想要的解释终于来到了之后,大野智却没有原来料想的那份释然。可能隐藏福利是真的,可能自己点的的确是第777个赞也是真的,不过更有可能的是,对方想要在那上面找发送粉丝福利,然后就找上了和他本人也认识的自己罢了。
强烈的失落蜂拥而至。入口的巧克力蛋糕在离开冰柜之后化得很快,在自己舌根泛起一片苦涩。
果然自己只是一个和对方有过几面之缘的人呐,就连粉丝数也不及对方的零头,自己哪里有什么资本把自己想得那么特殊呢。
「啊,对了。」樱井翔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个纸袋来,将它越过豆奶拿铁草莓蛋糕巧克力蛋糕和热可可,推到大野智的面前,「生日快乐。」
听到应时的祝福的大野智还觉得这一切都有点难以置信。他抬头看了看樱井翔,又看了看自己面前那个印有大野智也说不上品牌logo的纸袋,「诶?」
樱井翔笑着再次用手指抓了抓他的脸,又重复了一遍他的话,「生日快乐。」
真真切切的惊喜感让原来将自己打入深幽谷底的大野智再一次爬回山巅。他摸上那个纸袋,皮肤和纤维的接触让他的手开始发烫,「我可以看一下吗?」
「它都是你的了。」樱井翔将食指抵到自己丰厚的嘴唇之上,「你不要不喜欢就好。」
大野智将里面的盒子拿出来,但是桌子上已经没有多余的空间可以放得下那个盒子了,大野智也只好将它放在卡座上再打开。
「我就想着天要冷了,这个你应该能够用得上吧。」
他将盒子里面那条藏青色的羊毛围巾拿出来,仅仅是手握着,便感觉到一阵难以复制的温暖和柔软。
「生日快乐。」这是樱井翔说出的第三遍。

提着一大一小两个纸袋坐上电车的大野智,觉得按照情理自己也应该说点什么,去回应樱井翔的有心,便在线上给他发了一句谢谢。樱井翔也回了一句,如果不喜欢礼物的话,也不要告诉他,大野智便顺势接了句,怎么会不喜欢呢,两个人的对话就自然而然地再一次拉开了。
等候樱井翔的回复的时候,他无聊往上翻了一下他们两个的聊天记录,发现这句谢谢好像是大野智在他们两个之间,第一次作为对话的挑起者。


两个人的交流变得理所当然的顺其自然。
没有什么重大新闻的发表,有的只是对方将自己怕会转瞬即逝的感觉和情绪,抓到自己面前,把大野智所感知的樱井翔,从波澜壮阔渗于柴米油盐之中,让他觉得可能这个只会把更高程度的絮絮叨叨分享给自己的人,才是真正的樱井翔。
大野智会听他说,换新手机了,找不到合适的手机壳很痛苦;会听他说,看电影的时候迟到了15分钟,错过了开头,还以为这是一部伪娘电影;会听他说,捏了一个特别好吃的饭团,特别有成就感。
大野智总是在赶稿,专心到看不见手机;樱井翔总是在路上,奔波劳碌得无法去看手机。不过就是因为这样非即时的疏远感,像是温火煮水一样,不会在一时之间就将热烈到滚烫的结局铺陈在大野智面前。一向觉得自己只有三分钟热度的他,出奇地觉得这种相处方式让他觉得很自在。


被一阵不自主地抽搐唤醒的大野智才发现自己趴在工作桌上睡过去了。
不正确的睡姿让大野智浑身都有一阵不适。他站起来用力地伸展开自己的身子,等那股酸疼劲过去了之后浑身倒是舒畅了。
他拿起手机来,看到再一次被自己错过的樱井翔给自己发了句,「是睡了吗?晚安。」
虽然已经比那句话晚了好几个小时,不过迟来总比不来要好吧,大野智想都没有想,就给他发了一句「晚安」,然后开始思考明天早上会是他们之中的谁先和对方说今天吃的早餐是什么。
只是这句晚安几乎就在瞬间就接受到它的回复,「大野老师这么晚还没有睡吗?」
大野智看了一下时间,觉得这个点对方居然都还没有睡才是更加不可思议的事情吧,边走回床上,边给他发,「要睡了。你呢,怎么还没有睡。」
「晚上不知好歹喝了黑咖啡,现在就睡不着了。」樱井翔在这句话之后又给他发了一句,「那么再和大野老师说一句晚安。」
「晚安。」
大野智爬回自己的床上,感觉到困意像是附着在自己的被子上,刚躺好自己就想睡了。
只是他的眼睛闭上才没有30秒钟,他就在自己的眼皮制造的黑暗之中见到因为喝了喝咖啡睡不着的樱井翔,又睁开了。
他把手机带到被子里面,看着自己的一呼一吸在来不及被自己的温暖同化的手机屏幕上制造出薄雾。聊天界面在这一天里面不知道第几次被点开,大野智大概是脑子还没有醒过来,居然和樱井翔说「这个时候你方便接电话吗?」
在床铺厚被制造的小小空间里面,有了一秒钟就等于一个世纪的新型计时方式。大野智明显地感觉到被窝里面因为不通风的关系,温度逐渐升高,也可能是不通风的关系,樱井翔的回复被拦截在棉被之外,怎么都到达不了他的手机上。
只是他还没有来得及失望或放弃,才刚黯淡下去的手机就因为来电而醒过来。大野智看着显示在屏幕之间的樱井翔的名字,听到了自己的心快要跳出自己的胸腔。
「喂?」
「你不是说要睡了吗?」樱井翔那一边也很安静,大野智听声音猜不出他原来在那一边在做什么。
大野智还是决定将头从被子里面钻出来,新鲜的空气让他忍不住大吸了一口气,「忽然又不想睡了。」
「嗯。想听一件事情么?」
「好啊。」
「本来一早就想和你说的,但是一直都找不到机会来着。」
「嗯。」
「有出版社联系我说,想要把我的游记整理出书。我答应了。」
大野智还真的没有听樱井翔说过这件事情,「这样啊,恭喜啊。」
「只是有一件事情我很苦恼?」
「什么?」
「我和我的责编说,想要和一个插画老师合作出书,结果对方说,那个插画老师在忙着准备自己的个人志,最近可能抽不出时间来给我的书画图。」
猜测到对方说的插画老师可能是自己的大野智,觉得自己现在的脸比得上刚刚自己在被子里面闷出的热,「那太可惜了。」
「是啊。我连一次邀约都还没有发出,就被别的人拒绝了。我也很难过啊。」
「那,那个插画老师知道你想找他合作么?」
电话那一头是樱井翔压抑下来的笑意,「他现在知道了吧。」
大野智现在有种天外陨石奇迹砸中高尔夫球洞的感觉,「你怎么不早点和我说啊。」
「没关系啊,我们都不急,有些事情可以慢慢来的。」


看到樱井翔又换了头像,大野智才知道春天终于降临在窗外的世界了。
新头像中的他站在樱花花道之中,仰头赏花的时候还要扶着自己戴着的渔夫帽,才防止它掉下来。
那个新头像又给自己发了一条信息,说自己已经到了他家附近了,他可以准备下楼了。
便利店玻璃上贴着的海报已经换了,人气爱豆在大红背景前捧着水果麦片,笑容抵得上新风送至的暖意。
道旁树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偷偷抽了新芽,枝头的嫩绿开始了为期一年的沉淀过程。
大野智刚走到路口,就看到樱井翔的三菱帕杰罗从远处开了过来。他朝他扬了扬手,顺利地收获到了对方的一个笑。
樱井翔将车停在路边,将原来放在副驾驶的一个精致的盒子递给大野智。
「原来是用木盒装的,但是熟人告诉我,木盒的味道会染到那上面去,就换成了纸盒了,也不知道有没有被我弄坏。」
大野智双手捧着那个比意料之中还要沉的盒子,「里面是什么啊?」
「是叫做『水沉樱』的水羊羹。师傅说本来没想过做这个的,但是有一天在过河的时候看见了樱吹雪,花瓣都飘落到河里,才会想到做这个的。」
「这边樱花都还没有开呢,这种感觉好像是提前把进度条拉到最后,看见了故事的结尾一样。」大野智见樱井翔手一直搭在方向盘上,看起来没有想要下车的心思,「等一下有事么?」
「怎么啦?」
「正月的时候,松润送了我一点茶,还没有试过,要一起试试看吗?」大野智提了提自己手中的羊羹,「虽然我家也没有多专门的茶具,提前和你说一声就是了。」
「好啊。」

大野智带着樱井翔找到停车的车位。对方下车之后,就自觉将那盒水羊羹拿到自己的手里面。
「我说啊……」大野智靠近了樱井翔,步履之间偶尔会擦到樱井翔垂下的手。
「嗯?」樱井翔转过脸,看着大野智。
「要在一起试一下吗?」大野智低下头,看着自己出门的时候随便找来穿的帆布鞋上,有着难以让人忽略的污渍。
「好啊。」
大野智将视线从他的帆布鞋移向他们两个人之间,小心翼翼地让自己的手,找到了樱井翔那宽厚的手掌。
作为回应,对方用力地回握了自己的手,「我的手经常出汗,等到天再暖一点你可能就不会再想牵了。」
「那就等到天再暖一点再说吧。」


被锁上的飘零落樱让围绕着它的蓝都不显清冷。虽然作羊羹的师傅的看见的是花瓣的飘落,但是即将品尝到这份羊羹的人只会因为这份作品的诞生而心生喜悦。
大野智将下巴搭在茶几上面,看着装在纸盒之中的几块「水沉樱」,眉头却轻轻地拧在一起,「吃了多浪费啊。」
「又在想什么自己喜欢的东西要是被自己染指了就是亵渎了是吧?」樱井翔拿着菓子杨枝,在大野智眼前挥了挥,「我要切下去了哦。」
大野智捂住自己的眼睛,「你切吧。」
樱井翔从沙发上站起来,坐到大野智的身后将他整个人圈在怀里,再把那个纸盒拉到他们的面前,「要是所有自己喜欢的事情你都担心自己做不好就放弃的话,你是不是就不会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了。」他将大野智原来捂在自己眼睛前面的手拉下来,将杨枝塞到他的手里面,「做事要有始有终啊。除非你不喜欢它,否则你怎么能够拿没有自信就当成是不去完成它的理由呢。」
「嗯……要是完成了之后,发现自己更加喜欢它,怎么都找不到完结的结点,那么怎么办?」
「这才是应该的啊。喜欢,接近,变得更加喜欢,就想着进一步接近,然后发现更加更加喜欢,这才是应该的啊。」樱井翔将下巴搭到大野智的肩膀上,抓着他的手,将黑文字做成的杨枝切到「水沉樱」上。「我有和你说过我认识你的第一天就喜欢上你了么?如果没有的话,现在说还来得及吧?」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天呐,写完之后发现自己爆炸喜欢这一对!但是按照我的套路,再写下去,就写成寡淡的日常就一点都不甜了……
天呐,发现自己错过了阿止太太爆炸可爱的山组胶带,希望能抢到现货……_(:з」∠)_

评论

热度(4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