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ystal

所有文章和图片都是转载的。如果有任何权限问题,请私信删除。(只是因为喜欢才转载的如有打扰敬请见谅)

【so】广义幸福论

甜出病啊!好久没看这种单纯谈恋爱的文了(づ ̄ ³ ̄)づ

-阿国-:

*正文完了有很长一段废话


*“大野智让我幸福”的故事


——————————


1.


朋友一边上下划着手机一边喝了口酒,眼睛盯着屏幕,说:“哎,樱井,我听了新闻,说今年日本的年度词汇票选结果出炉了——是‘幸福’呢。”


樱井翔点头,对于这个结果一点不意外——
没有几分社会参与度的市井小民们才懒得去关心国民经济是否平稳运行,反正哲学家都说了“人性的基础是追求个人的幸福”,贪恋一下又有何不可。


话说回来,谁的生活不多苟且,幸福指数是个多接地气又亲民的好东西啊。


 


“你看这个,挺有趣的——‘最幸福的瞬间top10’,”朋友点开社交网站里的一篇文章,“哈哈哈,还有‘最不幸福的瞬间top10’啊……”


他把手机递给樱井翔看,又顺手给他开了一瓶啤酒。


 


“啊……这个就算了。”樱井翔把酒瓶推了回去,笑着摇摇头,“等会还要开车去机场呢。”


 


 


 


2.


“要可可脆,还是草莓脆?”大野智踌躇地站在招牌前面,手里攥着从樱井翔裤兜里摸出来的零钱,迷茫的视线来回扫荡。


“随便你了。”


没能从樱井翔那里得到答案,他收回困扰的视线,慢慢地抿了抿嘴,牙齿撕扯着下嘴唇,搅着眉头一脸深仇大恨。樱井翔用手指甲都知道他在想什么——香草味儿冰淇淋加上脆巧克力饼干真的非常好吃,可是草莓酱里掺着的果脯也很诱人呐,到底哪一个比较好……


他戳了戳他的脑门,说:“随便挑一个吧,下次再来买另一种就好。”


他选择综合征发作的男朋友顺着他的手向前一栽,若有所思的啄了啄脑袋,终于做下了艰苦的决定:“那就,可可脆好了……可是草莓脆也很——”


“老板,可可脆一个——”樱井翔不由分说,捉住他的手腕把钱交了出去。


 


 


在樱井翔和大野智家的附近有一条美食街,商圈边缘靠近马路的那一头,第三条巷子里有一家甜品店,甜品店有个挺可爱的英文名——叫makamaka还是什么makumaku的吧——光顾多少次了,他们也都没怎么记住。


大野智最喜欢吃它们家的鸡蛋仔。


 


观看食品制作的过程会让人很幸福。


从蛋汁被浇在烤蛋器里开始,大野智永远都挪不开眼睛——蛋汁摇匀后,烤蛋器被扣上翻转,在极其极其漫长的五分钟里,高温中断断续续发出“噗噗”的响声,有蛋液从缝隙溢出来,滴在机器下面的托盘里。店员会熟练地将熟鸡蛋仔从网格里剥起,放在鼓风机下吹个老半天,金黄色的蛋皮会慢慢变脆,变成固定的形状。


大野智咕咚一声吞下口水。


一把大勺子把软冰淇淋舀进鸡蛋仔的中间,脆巧克力饼干就嵌在香草冰淇淋里。凉飕飕的冰淇淋遇到热乎乎的鸡蛋仔,发腻的甜味儿包裹着整个小小的makamaka(也可能是makumaku……)。


 


——店在靠路边的地方,柜台非常高,大野智就混在买甜品的小孩子中间,踩着阶梯踮着脚,趴在高高的柜台上。他圆滚滚的眼睛会专注地盯着脑袋上方那个滋滋响的小锅,绞尽脑汁思考,蛋液是如何在里面膨胀成圆鼓鼓又软绵绵地模样的。


 


眼神闪烁得和旁边紧贴着的七八岁的小男孩一样的大野智,肯定相当幸福。


 


 


等他兴奋地跳下高高的阶梯,吐出一小截蘸着乳白色冰淇淋的舌头,含糊地问樱井翔:“来一口吗?”的时候,樱井翔就该从善如流地舔上他亮晶晶的嘴唇。


 


 


 


大野智恋恋不舍的望着makamaka(或者应该是makumaku……)的招牌,深情的注视颇有一种江湖不忘的离情别绪。


“快走啦,”樱井翔反手搂住他的肩膀,又顺手捏了捏他装满了鸡蛋仔的鼓鼓的腮帮子,“下次再来买草莓脆吧。”


不停嚼着甜食的人使劲儿点了点头,最后抬头看了它一眼:“那我走啦,草莓脆鸡蛋仔,下次见哦……”


 


 


下次见也还是记不得它叫makamaka还是makumaku,但是那份情真意切绝对不是假的——樱井翔想——其实他更喜欢可可脆一些吧……下一次来,说不定还是会苦兮兮地一番细思量,最终还是决定抛弃苦苦等待他实现所谓“下一次就宠幸你”的承诺的草莓脆了。


草莓脆真惨。


他于是同情地说:“下次我也尝尝吧。吃一回草莓脆好了。”


大野智狐疑地盯着他:“你不是不喜欢吃那么甜的东西吗?”


他嘴角沾着化掉的香草冰淇淋,唇线是让人突然心动的弧度——樱井翔起了点坏心思,偷偷摸摸咬上他的嘴唇,不客气地耍起赖皮占起便宜——“大野智那么甜我不也照样吃,草莓脆又怎么了?”


他楞了一下,立刻把腻上来的人推开,小声骂了一句:“神经病……”


 


 


 


民以食为天,最幸福的瞬间top10里头肯定有吃鸡蛋仔这一项。


不晓得哪些个空闲很多的科学家做过研究——人在进食的时候幸福指数会飙高,等待食物的短暂时间会极高地提高期待值和乏腹感(所以那些奸商就发明创造了伟大的“三分钟泡面法则”……实际上大野智喜欢吃泡得很软的面条,所以他老是把杯面泡上个五分钟再吃),咬下食物第一口的时候,期待得到满足会让人的幸福指数直达200%。


第三口第四口就会慢慢下降,100%,50%……这种幸福感不算太持久。


 


但是大野智喜欢可可脆,香草冰淇淋加脆巧克力饼干的口感可以让幸福持续很久很久。他的第一口也许是200%,第二口也许是300%,第四口第五口……


就像樱井翔喜欢跟可可脆或者草莓脆味儿的大野智接吻一样,亲第一口也许是200%,第二口也许是300%,第四口第五口……


 


 


 


 


3.


这是件挺久之前发生的事了——


 


 


东京一年比一年热,哪个旮旮角角都躲不过全球变暖的大趋势,其轰轰烈烈的升温程度从历年夏天的电费缴费单的数值上就可见一斑了。


 


人类真的该保护大自然少排放点CO2、替北极冰川上漂浮的北极熊和南极失去家园的帝企鹅多考虑、为子孙后代谋福利。


樱井翔在半夜被热醒的时候忍不住这么感慨。


 


空调停止运作了,红色的小灯阴森森的在一片漆黑里闪着,封闭的房间弥漫着一股燥热的空气清新剂的味道。也许是电线承受不住来自整整一栋楼居民的沉甸甸的托付,在整整一栋楼的空调的重压下闪了腰骨,跳了个闸——……还是原谅你吧,你已经很辛苦了。
樱井翔体贴地没有抱怨,叹了口气,在被窝里摸索空调遥控器。


 


大野智汗涔涔的肩膀靠在他的肩膀上,安安静静的空气里只有熟睡的人小小的呼噜声。


 


“阿智,”他捏了捏他软乎乎的耳垂,把他喊醒,“找一找空调遥控器在不在你那边……刚刚跳闸了。”


大野智显然不大愿意清醒,从鼻子里发出抗拒的哼哼声,转过身来面对樱井,不太高兴地推了推他的肩膀:“你自己找啦……”


“明明那边你比较顺手,”也许是时间太晚,两个人说话的声音都压得很低,暧昧地在被褥之间模模糊糊地传递——要是不那么热就好了……,“就找一下嘛。”


那人不情不愿地翘起嘴,闭着眼睛往床上摸过去。


 


“根本不在我这里嘛……”


“我这边也没有啊……”


 


磨叽了半天他们谁也没找到遥控器。


 


越来越清醒的大野智更觉得热了。


他有些恼地把薄薄的被子一脚蹬开,伸手拍开了灯——灯又太亮,他马上一缩大腿勾回那床刚刚被贬到床脚的被子,迅速把头埋了进去,被子里传出他闷闷的声音:“翔君快去开空调啦……”


“为什么是我…智君为什么不去…”樱井翔也难得跟他耍起混,抬起胳膊盖住眼睛,膝盖撞了撞大野智的屁股,“真的不想去,很困啊……”


“你赶快去把它开开了,就能好好睡觉了呀……”


大野智毛茸茸的小脑袋从铺盖卷儿里冒出来,顺势搁到了旁边的人的胸口前。空调房里待久了,他的声音有些闷,带了一点点可以为他的撒娇增光添彩的鼻音。


“去嘛去嘛去嘛……”他不依不饶地蹭了蹭。


 


……


 


那晚上真的很热。


也真的谁也不想去开空调。


 


樱井翔烦躁地拍熄了灯,房间一下子重新回到绝对黑暗里面。


“热死在一起算了,就当殉情了。”


他睁开眼,只看到大野智瞪着双委屈巴巴的圆眼睛,上下眼皮困得快要黏在一起,仍然坚强地传达着“王八蛋负心汉赔我身体还我感情”的咬牙切齿愤愤不平。


 


……爱情的小火花万一就这么灭了呢。


 


 


 


他还是去开了空调。


趴在地上用拖鞋刨出了被大野智弄下床底的遥控器,樱井翔仰躺在木地板上,闭着眼睛精疲力尽几近虚脱地摁开空调,汗水湿了一地。


“我爱你。”大野智毛茸茸的小脑袋在听到那一声“嘀”的时候飞快地从床沿探了出来,喜笑颜开地看着地板上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男朋友,重申了一遍:“真的,我爱死你了。”


樱井翔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恶狠狠地翻上床,把嬉皮笑脸的人扣在被单上,似笑非笑地掐了掐他的脸:“口口声声说爱我,半夜还要赶我去床底下找空调遥控器,小骗子——”


“那是因为你爱我呀。”


大野智玩儿得一手娴熟的得了便宜还卖乖,心安理得地环住樱井翔的肩膀,滚进了被窝里。


 


空调尽心尽力的吹着冷风,页摆缓慢的上下漂移,刚好从两个人的头顶吹到脚板心。


嗡嗡作响的机器运作声几乎把大野智小小的呼噜声盖住了。樱井翔看着大野智微微张开的嘴唇,只觉得他睡得可爱,突然有些走神。


——对不起啊总电缆,还是给你增添负担了。但是我男朋友叫我开空调我实在没办法拒绝,希望你这一次能好好挺住别再跳闸了。
不止这一次,今晚明晚,这个夏天的每个晚上都拜托了。
以后的日子人类会好好为北极熊和帝企鹅着想,好好为子孙后代谋福,好好节能减排,你就轻松了……


 


他闭上眼睛开始沉睡。


 


大野智似乎睡得不太舒坦,连翻两个身,熟门熟路一头栽进樱井翔的肩窝里。


 


 


 


 


“夏天晚上空调跳闸被热性”,想必一定排在“最不幸福的top10”里。


说到底,这也还是个人为因素不可控的小概率事件。


普希金说“过去的终会变成美好的回忆”,倒也不是没有道理,人的大脑智能过滤掉了那个晚上烦人的汗水,现在樱井翔也偶尔会想到那个空气浮躁的晚上,只记得大野智汗涔涔的皮肤和带着鼻音的撒娇。


虽然并不期待再跳一次闸,但是要是还有那么一个晚上,他还是会心甘情愿趴在地上把那个脏兮兮的遥控器从床底掏出来,看他男朋友眨着眼睛说“我真的爱死你了”。


 


那肯定也是樱井翔“最幸福的top10”啊。


 


 


 


 


4.


“接人回家”和“送人离开”是不是应该分别位列最幸福和最不幸福两个榜单里呢?


樱井翔把车倒进机场的车库,忍不住思考这个问题——应该不会吧?


 


他停好车,一边取走停车卡一边想。


按照现代人普遍的标准,不论是迎接还是离开,其实感情根源都是在“思念”上头的。那到底是思念比较幸福,还是不思念比较幸福呢?


 


 


他回想每一次送大野智到机场。


这人总是把机票订在很刁钻的时间——比如夜间凌晨一两点钟起飞,或者清早六七点钟降落,送机接机的樱井翔也从不敢对这个小祖宗有所怨言。


其实这时候感觉挺好的——机场这个时间的航班稀稀拉拉,机场的人也稀稀拉拉。天色要么很晚要么没有透亮,巨大的透明玻璃外面是排列着的大飞机,信号塔闪着指示灯,跑道上亮着路灯,是外面唯一明亮的光源。他们就站在玻璃里面接吻。


 


没太睡醒的大野智在这个时候会分外黏人,搂着樱井翔的腰碎碎的念个不停。


他通常会惨兮兮地卖软:“怎么办呐樱井先生,我已经开始想你了——”


他把嘴撅得老高,好像真的煞有其事一样,八字眉耷拉得无精打采。樱井翔知道他是故意摆出这副赖死赖活的模样,要听到两句哄他开心的甜言蜜语才落得心满意足——所以他也就当中了大野智的套路,顺着他的话说下去:“是啊我也开始想你了……那就再亲一个吧——”
顺理成章再骗一个吻。


 


哎,幸福死嘞。


 


 


 


他在停车库外面点了支烟,慢悠悠地抽到机场入口。进门之前最后吸了两口,掐灭了。


时间快到了,今晚上天气晴朗万里无云,飞机在天上飞个九曲十八弯都不会晚点。


他翻出手机确认航班号,轻车熟路找到对应的接机口,刚坐下就看见屏幕一闪——


【satoshi:我落地了哦——】


 


 


如果送大野智离开的时候很幸福,是不是说接大野智回来就不幸福呢?


 


 


大野智没有什么大件儿的行李,提着他黑色的包儿一溜儿飞跑,灰色鸭舌帽歪歪斜斜的扣在他脑门儿上,把前发都压翘了。他老远就看到撑在栏杆上的樱井翔,对方好像有点儿被他急吼吼地样子蠢到,正在低头发笑。


他于是有点不开心了,气鼓鼓的扑向樱井翔,汹汹气势像个后坐力三千五百吨的小钢炮。


樱井翔刚伸开胳膊接住他,就被他紧紧勒住了脖子往后撞退了两步:“老实交代,有没有很想我?”


这是闹什么脾气?樱井翔捧着他手感很好的后脑勺,手指捏着他的脖颈,像哄一只喉咙里不停咕噜的猫咪。


大野智问得铿锵有力,樱井翔也回答得掷地有声,“想——死——了——”所以先来亲一口呗——


 


他隔着栏杆搂着大野智的腰,含着他软软的小舌头,心满意足地交换唾液,心头又在想另一回事——


为什么送人离开和接人回来两件儿听起来矛盾的事情实际上都被定性为“幸福”的事情呢。说到底还是因为“思念”这种物质本身没有时效性吧。没有什么是与否的区别,他就像巴山夜雨,虚实掺半,本身就处在这种没有时效性的幸福感里。


也就是说,他现在就很幸福。


 


 


 


 


“想吃什么?”车子叫了两声解开了锁,樱井翔拉开车门,从兜里摸出停车卡。


大野智看出来他的心情相当不错,颇有蹬鼻子上脸的势头,狡黠的一眨眼:“回家吃你呀樱井先生——”


小混账……


樱井翔拍了他屁股一巴掌,耐着性子把他塞进副驾驶。瞧着谁吃谁吧,看把你能的。


 


 


 


5.


幸福本身就是市井小民们接地气的自我满足感,不一定非得要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


Makamaka(也可能是makumaku)的鸡蛋仔很好吃,会让人很幸福。


假期撞上晴天很幸福,买到711最后一个草莓大福很幸福,飞机没有晚点很幸福。


 


偶尔也不要跟自己太过不去,让不幸福的标准苛刻一些。


夏天晚上空调跳闸也可以烦躁地很有情趣,要是难得的假期下雨刚好可以在家里心安理得睡上一整天,要是没买到711的草莓大福就顺理成章可以买抹茶大福了。


 


 


发明幸福指数的人真伟大。


樱井翔想。


所有东西的幸福指数高低不一,却都没有负值——也就是说,没有什么不幸福的事情。


那些高深的“人生谛苦”和“君子固穷”都拜拜吧,人生还是和大野智一个甜味儿比较安逸。


 


他看了眼在副驾驶上安静睡觉的大野智。车窗外暖黄色的路灯光交替在他脸上印下阴影,乱七八糟的前发肆无忌惮地在额头上放飞自我,腿别扭地盘在座椅上,睡姿有一种黯然销魂的奔放。车速不算快,风还是呼啦啦的从车窗缝隙往里吹,睡着的人脑袋一埋,打了个小喷嚏。


他顺手摇上车窗,车里瞬间只剩下发动机的震动和大野智平稳的呼吸声——竟然和某个夏天的晚上有微妙的重合。


 


他突然觉得这确实就很幸福。


 


 


 


 


6.


“我爱你。”


“我真的爱死你了。”


----------------------END






hi!昨晚熬夜写完了,写个几千字都觉得好累了……


因为,今天是我这个lof号儿的,一周岁!嘿嘿嘿,写山整整一年啦。


非常抱歉没有写出什么好的文章来,一整年了也并没有写出自己心目中的山组,但是应该是在靠近吧,还是有一点点,小进步的。承蒙各位厚爱,每次打开lof看到你们的id都很开心,磕山的路上非常心满意足了~


学校总是很忙,上学期开始基本上月更了)每个月,还是想割点儿腿肉的)感谢你们没抛弃我2333


多的也不知道说什么,先给大家拜个早年)不是)


第二年也会坚定的傻白甜下去的。我就是很喜欢傻白甜呐。


难得的,进行一个,很久都没进行的活动吧——


评论点梗,选几个gn的梗写(ノω<。)ノ


那就这样啦!


承蒙厚爱,感激不尽(土下座

评论

热度(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