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ystal

所有文章和图片都是转载的。如果有任何权限问题,请私信删除。(只是因为喜欢才转载的如有打扰敬请见谅)

一群萝卜精

岚星人美食手账:

人生是一方通行。
My life is my message。
记录樱井导师传递的10个message。
请35岁的樱井翔继续向前,到所有你想去的地方。

P2的那句话站定红担,P7那封地震后的樱井月记非常想请大家看全文,P10大家不要打我。
谢谢大家,樱井先生,生日快乐~


因为我等不到了嘛……天啊 是有多甜

格子裏的亦軒:

TV LIFE 2016 No.8 4/8 自掃自翻

不寫文的日子就發個翻譯(・э・)ノ高考生ファイト



TL 這期的嘉賓是黒木瞳さん!

(`・3・´) 經常在節目上碰面、一直以來都很受關照,是個很好親近的人呢。

(´・∀・`) 對啊。而且黒木さん一直以來給人沒變的感覺。真的很厲害呀。


TL 黒木さん挑戰的是全國炒麵生死鬥,讓我們來回顧一下。

(`・3・´) 鄂霍次的鹽燒炒麵啊、那個真的超級好吃的啊。例如干貝之類的,我愛吃的通通都在裡頭了。

(´・∀・`) 的確是(笑)。翔醬喜歡的通通都有了呢。

(`・3・´)  尼桑沒有吃到嗎?

(´・∀・`) 有喔,我答對了蜆湯的炒麵。有著蜆的精華清爽口味喔。

(`・3・´) 今天雜誌採訪的時候也有美食生死鬥嗎。(工作人員回答有)那我想點碗白飯啊。啊、還是算了。因為是比賽、說不定也可能沒答對吃不到就用不到飯了(笑)

(´・∀・`) 那個環節出的問題通常都很難答對啊。

(`・3・´) 不擅長搶答嗎?

(´・∀・`) 嗯,不擅長(笑)

(`・3・´) 不過,尼桑真的很狡猾啊。分明是搶答、卻在答了一次之後又說別的答案。什麼嘛(笑)

(´・∀・`) …(笑)。因為搶快很難嘛。


TL 接著、與「世界第一難的初戀」的聯合企劃,是櫻井桑對大野桑的直擊訪問!

(`・3・´) 拍攝現場是什麼樣的感覺呢?

(´・∀・`) 雖然已經開拍了,但目前也只跟小池栄子さん(秘書)杉本哲太さん(司機)一起拍了而已。

(`・3・´) 也就是說演員們還沒有到齊囉?

(´・∀・`) 對。(聽說了幾天後會有宣傳海報拍攝,波瑠さん才要從大阪當日趕來回。)欸、當天來回!?她還在拍晨間電視劇啊!

(`・3・´) 真是太辛苦了。

(´・∀・`) 波瑠さん真是辛苦了。這麼說來,今天剛跟小瀧望一起錄了交嵐的外景喔。他比我小了16歲啊。

(`・3・´) 16歲嗎!?真的假的啊~

(´・∀・`) 不過總覺得也沒差這麼多歲啊,大概是因為他長得高的關係吧(笑)今天的外景非常有趣、也很期待跟他一起共同演出。


TL 那麼最後是近況talk

(`・3・´) 我從尼桑那裏收到了室內鞋當生日禮物喔。謝謝。

(´・∀・`) 別客氣別客氣。

(`・3・´) 只不過我還在猶豫那到底要在家裡穿、還是外出穿呢。

(´・∀・`) 這樣啊~那個在外面穿也是可以的喔。

(`・3・´) 對啊。那麼我當室外鞋穿好了。

(´・∀・`) 既然提到了生日禮物,我也在(去年)8月底的時候收到了翔醬送的生日禮物。明明我的生日是在11月的(笑)

(`・3・´) 想到就送了、我等不到11月了嘛!

(´・∀・`) (笑)在8月的時候突然跟我說「生日快樂」、然後送了我一個包。不過我一~直都有在用喔。

(`・3・´) 真的一直都有在用呢。

(´・∀・`) 對。那個包包底部是偏圓的,原本想說劇本應該不好放才對。但只要把劇本稍微捲一下,就能很完美的放進去了,不如說放得很心安。(笑)我也帶去了這次的拍攝現場,真的很謝謝啊。

(`・//3//・´) 謝謝(害羞)



--

這期是連呼尼桑的翔君(^ω^)

努力在累積人品的我

白玫瑰啊

吉利饼:


    说过少年的樱井翔是不带人间气 奔流不息的江河 那少年的大野智就是心头的朱砂痣 是白月光

    这个人从始至终都是一副淡然的样子面对世人大众 年少时的惊艳 年长后的沉稳 年纪也许爬上来了他的眼角 年轮提醒他不再是少年 淡然变成了洒脱 他依旧是那抹白月光

    始终觉得阿智是朵白玫瑰

    他的爱也许是浓烈的 他的情也许是奔放的 可他就算是香味再浓烈他也是那朵不染污垢倔强的白玫瑰 他不属于沉浮在人世间的烦躁 他有自己的花园 因为内心坚固才会面目清明  越是靠近越是沉迷

    大野智 我心中的白月光 只愿一直有一片空间是属于你自己的花地 让你淡然 让你明净

無門人字拖:

【看图说智-拾壹】【山组】撒娇
================================
离小大生日还有九十天
目标进度(11/100)

图源微博与截图
具体图源见水印
【一回也好,想让他成为我一个人的东西】
===============================

樱井翔已经不是刚出道的小鬼头了

但有时候还是会有对那个人撒娇的冲动

那个,团队的“兄长”

================================

『明明最开始,和他最亲近的是我』

看着二宫和大野的黏糊劲,樱井在感到好笑的同时又有些失落

回想起1999年

五个茫然的少年匆忙结成,华丽出道

作为『年上组』的成员之一,樱井和大野一样,并没有如年下组般的高曝光率和人气,大学开学后更是身在学业和工作的双重高压下,尽管在镜头与人前尽量保持完美状态,但私底下,这种消耗健康式的连轴转与对出路的迷茫焦躁带来的崩溃只有自己知道

拯救了这样的樱井的,是岚

把樱井的努力看在眼里并接受他的所有负面情绪,是大野智

================================

樱井自知自己的狠劲

想打破『好学生』形象框架,不想被别人说『看吧那个人是不行的』『又想读大学又想当明星的杰尼斯?别开玩笑了』

烫发、打脐钉,随心所欲,桀骜不羁,被后辈崇拜着

这样的少年樱井做不到对后辈倾诉烦恼

还好有大野智,安静认真地听着他的抱怨,对他讲到气极处时突然的发火跳脚也抱以软软暖暖的笑

虽然性格和自己大相径庭,但这个人所给予他的安心感,以及拥有的绝对实力让樱井对他心服口服

或许也同时存在着点不服输的意味

正如相叶所说,我们是最好的伙伴和竞争对手

================================

大野对于青涩的嵐而言,是特殊的

或者说

对于未成年的小鬼头而言

拥有出色唱功和强劲舞技的最年长者『Leader』,不仅是被憧憬尊敬的对象,还拥有着怎么被闹腾都不会发火的好脾气和软绵绵又容易害羞的性格,真的很好亲近

『大野在嵐里视听率很高哦』『我是大野的饭啦』

熟悉起来的成员们慢慢分走了他的注意力

所以

当这个看起来无所不长的『兄长』暴露出不擅长甚至不适合MC的弱点时,同样感到着急的同时,樱井也看到了能超越这个人、能让这个人更关注自己的机会

你不擅长的地方,由我补足

================================

『翔酱MC做得超棒呢,我果然还是很苦手啊』

『不不不,尼桑你画画也很棒啊,像我就完全不行』

『噗』

这种互相弥补的感觉,樱井特别喜欢

那个人的才能是如此惊艳,连绘画水平和天赋都得到了大艺术家的肯定

站在他身边的自己更不能松懈呢

要做就要做到最好,做到极致

MC、rapper、新闻主播,不服输的樱井少年以他的方式开辟出自己的道路并打下一片天地

================================

现在已经成为了立派的男人的樱井翔早已收敛锋芒

和大野长年的默契以及对彼此的熟悉使两人相处时的氛围更有一种『老夫老妻』的自然和温馨

不过这种相处模式虽然亲近,有一点樱井不太满意

那就是『距离感』

大概按照大野倾向遵循自己的pace和rule的性格,和每个人的距离都因与人相处习惯而异

二宫用长年锲而不舍的『痴汉精神』让大野无法反抗地习惯了两人的近距离和上下其手

但樱井无法对大野智做到这点

或许因为两个大男人相互扶持一路走来,见证过彼此的软弱和成长,从以前起也不太会对彼此黏糊糊撒娇的,一个长期作为被倾诉方安定地提供安心感,一个纵观全局和引领团队方向,这样的角色分配使两人无论处于工作还是私人状态下都保持着互相尊敬关心的默契和适当的距离感

『可是』

『还是想撒撒娇呢』

这样的樱井有时候在接受单独采访时会开玩笑地说着,并在心里暗搓搓地想象

================================

想到就要做到

「智君~」

「怎么啦?」

「你喜欢我叫智君还是尼桑呢」

「诶?」大野望着难得孩子气的樱井一愣,笑了笑

「智君就很好了,尼桑听起来有点难为情呢」

「恩……是吗」牙白看到他笑就忘记原计划了,原计划是什么来着啊啊是如果他回答“尼桑”就喊着“尼酱”扑上去,如果他回“智君”怎么办来着……

「话说回来,门把里会叫我『智君』的只有翔酱哦」大野软软地笑着,眼角眯成了一条鱼

「诶,是吗」

「是哦,只有翔」一反黏糊糊的语气,大野的声音在念出「Sho」的时候突然低沉起来,浑身气场也不一样起来

樱井的心咯噔一下,牙呗这个人犯规啦

「翔酱还真不擅长撒娇呢」

大野终于笑起来了

「我有看哦,采访翔酱的杂志」

「……」『卧槽卧槽卧槽你平时不是只看钓鱼杂志吗』

「虽然没法成为你一个人的东西,但想撒娇的话可以尽情地来哟」

「纳尼哟哈哈哈哈哈哈子嘎西这个一般不是会装作不知道嘛不要说出来啊喂」

终于自然了

感觉

果然还是败给这个距离感了

或者说自己的羞耻心?

明明在节目上两人默契的一唱一合互动无比亲密

独处时近距离撒娇在现实中还是不太擅长呢

算了算了,就这样下去也不坏

================================

夏威夷,樱井有吉夜会录制中

酒店的走廊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等等……我去看看」按捺不住的樱井快步打开了门

混合着酒气和甜甜的喜悦的味道在空气中漫开

「翔酱~~~」

黏糊糊的语调和叫声直击樱井,这个在演唱会中也善于保持心跳平稳的男人有些紧张起来

「好想见你呀~~~」

耳边传来了奇怪的声音,啊,是自己的心跳声

樱井被笑得幸福的大野轻轻环住脖子抱住,未曾设想到这番光景的樱井虽然有点发愣但手也顺势本能拢住那个人的腰

『明明一个小时前还在一起呢,有这么想我吗』

保持清醒的松本赶紧用身高优势挡住镜头,和他们抱成一团,不住地说着话转移镜头的注意力,最后把一脸迷蒙的大野扒拉开和樱井道别

『智君,话说那是撒娇吗』

有点遗憾地送走了来人,闻着空气中弥散的酒味,樱井感觉自己也有点微醺

刚刚那个
是撒娇吧w

站在阳台的冷风中

樱井翔侧对着镜头

回想起种种,心潮起伏

缓缓说出了那句名言

「人生啊,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啊」

================================

次日

「智君,昨晚,你还记得……」

「果咩,喝完酒完全没印象了,发生了什么吗」

「没、没什么」
『岂可修』눈_눈

================================

今天注意了下时间
没想到写了两个半小时😂
这效率是迟早💊

莫名其妙写出了『精英忠犬微病娇 X 腹黑天然呆』的感觉

套用评论里gn的一句话

撒完娇就跑真特么刺激

所以你们两个为什么还不结婚

活着不好么。:

哭出声😭

薄荷糖与草莓糖

泥石流咸鱼君:

 *吉本荒野×榎本径


*年龄操作 35×19


*ABO傻白甜


*想尝试一下年龄差距较大的年上吉榎 real傻白甜OOC










  这款薄荷糖的味道辛辣得过分。


  纠缠的舌头分开之后,腾空的后脚跟才慢慢地落地,榎本径搭在吉本荒野肩上的手有些颤抖,就连呼吸都紊乱得一塌糊涂。


  吉本咬碎了嘴里的薄荷糖,捏着榎本的下巴又吻了上去,一直把人家的眼泪都逼出来了才作罢。


  “晚上没有选修课?”


  吉本低沉的声音让腰身已经发软的榎本下意识攥住了对方肩膀处的衣物,而吉本自然是察觉到了对方的难处,搂着榎本的手又紧了些。


  榎本在他的怀里轻轻地点了点头。


  “怎么放学的时候没让我去接你?”


  “你下午不是还要辅导学生吗,”榎本说,“我下午也只有一节课,没有必要。”


  “所以就偷偷过来给我做晚饭了?”吉本笑着用手指缠上了榎本身上围裙的系带,“你就不怕开门的时候撞到我跟别的什么人在乱搞吗?”


  见榎本对他没正形的话不予理会,吉本便揉了揉怀里人的小脑袋,“不会的哦。”


  “不会被我碰到还是不会乱来?”


  被小家伙质问的样子逗乐了,吉本又低下头从榎本的嘴角一路碎吻到了耳垂,含住它撕扯了几下,直到人慌乱地低喘出声才停下了戏弄。


  “要是我乱来的话,我们的宝宝说不定都会走路了。”


  吉本笑眯眯地蹭了蹭人的额头,然后被榎本红着脸横了一眼,搭在腰上的手也被拍开了。


  


 


 


 


  晚餐结束之后时针已经兢兢业业地越过了表盘的四分之三,吉本荒野在榎本径弯下腰把用过的碗碟放进洗碗柜的时候从背后搂住了他。


  “你哥哥后天才回家吧?”


  被吉本坏心眼地捏了捏腰,榎本在站直之后便下意识地挣脱对方,结果却被推到了料理桌前,紧接着双唇便被纠缠上了好几个吻。


  “今天晚上别回去了。”


  Alpha的手指在自己的后腰打着转,就算对方已经刻意敛起了信息素,榎本臣服的欲望还是不断地滋长。


  于是他在吉本稍微放松了对他的钳制之后搂住了对方的脖子,又主动分开双腿缠上了吉本的腰。


  至少在这方面吉本荒野算得上是个有分寸的大人,而掌控轻重不是他这样连成人礼都不够格参与的小孩子的事情。


  


  


 


 


  吉本荒野第一次见到他的年下Omega恋人是在两年多以前,那时榎本径也才刚刚过了十七岁的门槛,吉本因为工作的关系偶然接触到了对方那位有名的律师兄长,碰巧自己的发小跟那位大律师也算熟络,所以跟榎本碰面也是早晚的事情。


  Beta律师的家里有一股小草莓酸酸甜甜的味道,吉本荒野对信息素的很是灵敏,这股味道让他被炙热的盛夏、状况百出的工作搅和的心情莫名地得到开解。


  那天再晚些时候,背双肩包戴眼镜又乖乖穿着校服的榎本径刚从玄关进来就撞见了跟自己哥哥一同坐在沙发上聊着天的吉本荒野。


  长得真是意外可爱啊。


  吉本觉得自己有那么一秒钟魂儿都不在身体里。


  就算是现在,他也不能打十足的包票保证自己在初次碰见人小孩的时候心里没打什么不可描述的坏主意,但要说他们真正私下好上的时候,榎本也已经过了十九岁的年纪,到离家不远的地方念大学了。


  吉本荒野在小草莓自动送到嘴边之前一直都是好长辈好师长生活处处照顾人家高考之前还给人补习了好些日子,等回家之后又暗搓搓地翻出人家的照片没事打个手枪幻想点不切实际又有点阴暗的东西但他还是特别怂,要是被人家哥哥知道自己这种典型的近水楼台还一肚子坏水先别说会不会被大律师告到裤子都坐穿,搞不好在这之前就已经被一些突如其来的‘意外’弄得提前投胎了。


  所以一直到榎本径红着眼眶着跟他告白之前他都规矩得该蝉联个几届的好市民奖。


  那天是他的生日,他在突然出现给他送生日礼物送完了还扭扭捏捏不肯走还不给问什么一问就哭鼻子的小奶猫面前慌了手脚,抽过纸巾要给人擦眼泪还被躲开了,吉本荒野哪见得自己平时放在心尖上疼的人委屈的样子,他都急坏了愣是把人搂进怀里乱哄了一通,把那个自己假想出来的、欺负榎本的人从他娘一直骂到他们家的狗,这时候榎本才哭累了能好好说话了,边揉眼睛边说:


  “就是你欺负我。”


  吉本荒野:“???”


  “你昨天晚上为什么不回我的信息?”榎本歇了一会儿之后又有力气生气了,张嘴就开始质问吉本荒野。


  吉本荒野:“???”


  吉本荒野:“你发信息给我了昨晚?”


  吉本荒野:“哦我想起来了我手机坏了要明天才能拿回来。”


  榎本径仿佛被噎住了,一时间不知道该气谁但还是在气头上,就一把推开了吉本荒野,提起书包就要走。


  吉本荒野追人追到电梯里,榎本被他问急了一撇嘴又哭了,连电梯楼层都按成了二楼。


  “你别再追过来了我告诉你,”他的小奶猫边擦眼泪边往电梯外走,“你别以为我喜欢你你就了不起了你……”


  吉本荒野这才听懂了,合着小奶猫折腾得他都快吓跪了就是来给他表白的啊。


  他一伸手将榎本拽了回来,薄荷味的Alpha信息素炸了一整个电梯。


  “小径,”他欠身抵着榎本的额头,眼睛里装满了无法克制的情绪,“说出来的话就没办法收回来了哦。”


 


 


 


 


  吉本荒野在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做梦都能给自己笑醒了。


  但是笑醒之后往床上一翻,啥都没捞到,走读的小奶猫念了大学了还是每天乖乖背着书包回家,被他的律师哥哥跟老母鸡护崽一样圈养起来,吉本好几个月一直都处在拖拖小手亲亲小嘴然后一个人回家翻出照片可悲地DIY起来的状态,跟过去两年根本没有什么不同。


  真正擦枪走火的时候是榎本径有次在学校突然发起了低热,接到电话之后心急如燎的吉本开着车到了人学校,小奶猫身上草莓味重的让吉本方向盘都没抓稳,眼看送他回家戳针可能来不及了,吉本一个大拐弯将车开回了自己家,捞起又软又湿的小奶猫一把扔到了床上,掐了一下自己大腿稍微冷静下来之后又特意打了个电话给大律师:


  “成濑桑,”吉本荒野这时候正跪在榎本径双腿之间,一下又一下地揉着人的头发,“我是真的爱你弟弟的,我会对他负责的。”


  然后把电话摔到一边就扑了上去。


 


 


 


 


  结果最后还是没有实打实地标记人家,毕竟小奶猫还有一年才成年,吉本在场面混乱得一塌糊涂的时候还记得给自己拆个安全套,在榎本哭着说好喜欢荒野好想怀荒野的小宝宝的时候还能保持理智没狼变把小奶猫吃得骨头都不剩,这一届的好市民奖不颁给他也是没谁了。


  出乎意料的是大律师最终还是没对他做什么,只是给他寄了一整套塔罗牌,还附上一句威胁“要是你在小径成年之前把他标记了你就给自己准备好棺材吧”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眼下榎本径还有几个月时间就成年了,最初的鸡飞狗跳也慢慢平复了下来,不过偶尔吉本荒野在睡不着的夜晚还是会爬起来靠在窗口点根烟想这个想那个,想如果当初他没有碰见榎本径自己是不是就已经跟其他的什么人共赴终生了,想如果榎本径没给他耽误现在会不会在学校里认识别的更年轻好看的Alpha谈起恋爱来了,然后越想越气得睡不着了,把烟往垃圾桶一扔,钻回床上掏出手机翻出他跟小家伙的聊天记录又看了起来,边看还边偷笑,一直到天亮了就爬下床去上班了。


  虽然年上的恋人理应不该这么粘人,但吉本荒野想自己可能已经爱昏头了,要是榎本径这时候一脚踹开他,那他可能要一蹶不振一辈子了。


  因为他的眼里大概已经,没办法再去容纳别的什么人了。


 


 


 


 


 


 


 


 


  “跟我结婚吧。”


  吉本荒野在黑暗里温柔地摸了摸榎本径毛茸茸的小脑袋,手里攥着已经准备了一段时间的戒指,摩挲着内环还能感受到刻在里边两个人罗马音的首字母,他小心翼翼地翻下了床,又轻手轻脚地跪在床边,借着月光能看到榎本安静的睡颜,沉浸在恋爱中的傻瓜大人笨手笨脚地向心爱的人举起了戒指,手在微微地颤抖,明明是已经步入了初冬,窗外也有一阵没一阵地刮着冷风,吉本却觉得他浑身都在发烫,身体里翻涌的爱意已经要将他整个人都淹没了。


  “请把你的未来交给我。”


  “不不…我应该说,跟我一起去未来吧。”


  “啊我到底在说什么啊…”


  “跟我结,结婚吧。”


  “可恶…”


  “请,请…未来也跟我一直在一起。”


  “给、不是,跟我结婚吧。”


  “真是的我也太没用了…”


  嘀嘀咕咕的人阒然被握住了手,吉本荒野一颤,就对上了榎本径的眼睛。


  含着温柔笑意与爱意的眼睛,还露出了他最喜欢的小虎牙。榎本趴在床上看着他,手指慢慢地跟他缠着一起。


  “好啊。”


  榎本凑过去亲了亲吉本荒野,然后在对方当机的时候撬开了他的牙齿,柔软的舌头钻进吉本的口腔里,又酸又甜的就像在嘴里咬碎了一颗草莓糖,跟吉本嘴里辛辣苦涩的薄荷味纠缠在一起,一直到两个人的呼吸都融化之后才分开了彼此。


  吉本先是傻笑了一下,然后又控制不住地笑个不停,最后都笑出了眼泪。


  而榎本撇着嘴曲起手指给他擦了擦脸。


  “我都说好了,你还哭什么。”


  “真的好吗?”吉本重新握住了他的手,戒指攥在了另一边,眼神里全都是能把人淹没的情感,“如果答应了,就真的要一直一直跟我在一起了。”他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还要给我生小宝宝的哦。”


  榎本捏了捏他的鼻子。


  “好,一直一直跟你在一起,给你生小宝宝,然后还一直一直在一起,你满意了吗,吉本老师?”


  吉本荒野把捂得发烫的戒指戴进了榎本的无名指里,一脸鼻涕眼泪的却带着傻瓜一样的笑容凑过去亲吻他。


 


 


 


 


  “吉本荒野你的棺材准备好了吧?”


  “呜哇小径小径你拉一下你哥哥啊啊啊——”










FIN

新一年自我成果验收~

岚田日暖:

为了下半年策马扬鞭,更进一步,于是决定在这个消沉时刻验收一下上一年末为止的成果~




16年末归档




已完结




长篇




长尾路爱情陷落【SO】


1  2   3   4   5


一见钟情是种病【all智,SO走向】


1  2  3  4  5  6


昼行列车【SO】


1  2  3  4  5




短篇




不良习惯【KS】


第三十六个陌生人【SO】


梦与诗【MO】


单恋的法则【KS】


震惊!有夫之夫疯狂迷恋男主播直播时竟......【SO】


走近科学:探寻国民偶像身上的未解之谜......【MO】


今天依旧没有诗和小说【伏兵,AO走向】


臭味相投【MO】


夏日惊魂【MO】


Unspeakable Love【SO】


无法言说的爱【SO】(UL番外)






未完结




阅前须知【SO】(半坑)


1  2  3  4  5  6


孤独剑【all智】


1  2  3  4  5  6  7






总结:今年长篇产出不多,大概是肝不起了XD~


文力和动力都下降的不是一两点,进入夏天因为忙碌完全找不到手感而陷入颓废,想要停更充电,想了想还是跟随阿智的说法顶着头皮写下去。


意识到自己是非常不足了,下本年依然唯一目标就是希望能够更充实我那可怜的文笔。





【170527更新整理向】一个目录(´・_・`)

西明瓜子:

【山组SO】(19)


 


短篇(8):


【山组】廿四零一分


【山组】过刊


【山组】海边吻痕


【山组】蒙太奇


【山组】滴——(R)


【山组】虚构故事


【山组】借火


【山组】ordinary people


 


中篇8


【山组】小红心和小蓝手


【山组】围墙之内


【山组】定时炸弹 ( 


【山组】波浪线 ( 


【山组】摩天大楼


【山组】bright star ( 


【山组】睡眠精灵


【山组】光と影


【山组】秋月春风


【山组】沿途万里


 


长篇(3):


【山组】另一边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番外一 番外二  (已完结6.6w字)


【山组】温差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17 18-19 20 21-22 23-24 25-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已完结13.6w字)


【山组】蓝图 (1 2)(未完结7k字)


 


 


【竹马】(45)


 


短篇(27):


【竹马】阴霾天空


【竹马】一二三不准动


【竹马】我捡到的东西就是我的,谁说话都不好使


【竹马】奶盖绿茶


【竹马】杯水车薪(R)


【竹马】我穿内裤又不是穿给你看所以穿什么样的内裤关你毛线事


【二相】卧槽这条路上全是玻璃渣让老司机怎样开车


【竹马】围杀


【竹马】苦夏


【竹马】神经病


【竹马】蒙太奇


【竹马】要是我告诉你你中了一亿元你要先吃饭还是先泡澡呢?


【竹马】四季恋人


【竹马】生死疲劳


【竹马】这个短平快究竟是些什么东西我真的一点都不知道大家请不要举报我我还要脸


【竹马】时间差


【竹马】平淡故事


【竹马】最终幕


【竹马】鬼故事


【竹马】立冬


【竹马】荒岛隔岸


【竹马】love actually


【竹马】龙虾


【竹马】双兔傍地走


【竹马】present


【竹马】舌尖纹了玛利亚


【竹马】一天


【竹马】原地转


【竹马】心急人上


 


中篇(17):


【竹马】生而为人


【竹马】实在抱歉


【竹马】静水流长


【竹马】经纬线 (正文 番外 番二比例尺


【竹马】化学时间


【竹马】荒地和魔法树


【竹马】三天三夜


【竹马】五星好评 (正文 番外


【X2X】扑火


【竹马】两命


【竹马】off


【竹马】午夜阳光 (  番外


【竹马】叉烧面


【竹马】童话故事


【竹马】在原地立国


【竹马】神若有知


【竹马】神不会知


【竹马】冬暖夏凉 




长篇(1):


【竹马】这一边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18 19 20 21   (已完结7.1w字)


 


 


【山竹/竹山/ars】(7)




短篇(4):


【ars】山冈的故事    【别问为什么没有③


【ars】樱井翔和杰尼斯水怪


【山竹】星尘


【竹山】重逢




长篇(3):


【山竹】纪念碑第一部:1 2 3 4 5 6 7 第二部 8 9 10 11 12 13 14  (已完结9.6w字)第二点五部 15-17


【山竹】穿花蝴蝶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已完结9.8w字)


【山竹】empty faces 1 2 3   (未完结1.3w字)


 


其他(1):


【天然】荣幸


 




整理by26胜22败的马内甲quq

【相二】一见钟情这件事一般是个什么套路

阳光CP无法拒绝

三更:

正逢520,不如就把之前的小甜饼写完






一)




    相叶雅纪搬到这个街区,是三天以前的事情。




    毕业后好容易找到一个东京的工作,虽说待遇对于刚毕业的学生来说已经算是很不错,但唯一的缺点大概是不够支撑相叶雅纪租起一个市区内的房子。于是他找到了这个并不算非常偏僻的街区。虽然不在市区,但是便利店咖啡屋该有的日常必备设施都有,怎的说也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了。更何况步行五分钟就可以到总武线上的车站,日常上班出行也非常方便,为相叶雅纪解决了不小的麻烦




    于是相叶雅纪第二天一大早踩着柏油路上被碾得零散的晨光走向车站的时候心情也是非常愉快的。以至于他自己本人都没有注意到地踏起了小跳步,被路边早起浇花的老奶奶投来了慈爱关怀的目光。相叶雅纪讪讪地挠了挠头,笑着和奶奶鞠了个躬,快步向前走去。




    相叶雅纪喜欢极了车站,所有的车站。特别是在清晨,细碎的阳光与将明未明的天空洒在飞鸟肩上,与朝啼一同窸窸窣窣地散落到车站发锈的铁皮棚顶上,将整个笼罩的空间烘得暖暖的,翻滚升腾着一般的温暖会让相叶雅纪感到安心。




    像是,被什么拥抱着一样。




    相叶雅纪被自己肉麻的比喻狠狠齁了一口,龇着牙搓着手跺了跺脚。








二)




    电车上的二宫和也被刹车的缓冲推得一个坐不稳从手机屏幕上挪开视线抬起头时,撞进他眼睛里的就是这样一个在站台顶棚阴影下龇着牙搓着手跺着脚背着双肩包傻里傻气的相叶雅纪。




    相叶雅纪被电车刺耳的刹车声吓得一抬头的时候,透过浓淡不匀晕染着金色晨光的电车玻璃看见的也是那个膝上放着书眨着眼直直地看着他的二宫和也。




    相叶雅纪被这个毫不避讳的目线看得顿时愣了愣神,直到车站广播开始播送“电车即将出发,请要上车的乘客尽快上车”的时候才好生缓过神来,在电车关门的最后一刻叨叨着やばいやばい地小跑进了车厢。




    慌慌张张跑进车厢的相叶雅纪长出一口气,把装着电脑和资料的重重的巨大双肩包放在了座椅上,在那个人的对侧坐了下去。




    随着他的坐下和调整位置这一系列的小动作结束之后,车厢内又安静了下去。没有多余的声音,只有哐当哐当的车轮压过铁轨的节奏与车身飞快穿越城镇时掠过空气与风擦身而过的呜呜声。对侧那个人也早就收回了目光,像是根本没有在意对面多了一个人一般依旧静静地盯着手机屏幕,手指头飞快地点着。




    相叶雅纪看不见他在做什么,或许在发简讯,又或许是在打游戏。他只看见车厢内被从他身后照射进来的阳光无声地柔软切割成切缘整齐的明暗两块,他背着光坐在光里,而那个人顺着光坐在暗里。




    那可奇怪了。那可真是奇了怪了。




    【可他为什么反而像是在光里的那个呢?】




    相叶雅纪在广播播送他即将到站时,刚好在他自己今天的日记上写完这最后一句话。他挠了挠头发,将笔和本子胡乱塞进鼓鼓囊囊的双肩包里,在车门打开的那一刻背起包转身走出了车厢。他在踏出车厢几步听到电车要关门的播送的那一刻,魔怔一般地像是想要验证什么一般地猛地回了头。




    相叶雅纪先生在徐徐缓缓关闭的电车门缝中拾取到了一个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神,在光与晦暗的交织中闪闪发亮。


 


    那个发着亮的眼神一定是很他重要的东西,你得去还给他。在电车低鸣着摩擦着轨道哐当哐当地驶发出去时,相叶雅纪先生这样告诉相叶雅纪先生。重要的失物是要交换给失主的,不然他一定会很着急。




    这不是一个借口。






三)




    所以相叶雅纪第二天又掐着那个时间在站台上等着了,可那个人似乎是出发迟了,相叶雅纪从第一辆车车头跑到车尾没看到他又跑回站台这头时,第二辆载着他的车才开来停下。




    车内的那个人在开门那一刻看到气喘吁吁随时都要断气死掉的相叶雅纪时,满脸都写着“这个人是不是有毛病啊”的关怀感。




    而相叶雅纪像是丝毫没有在意——不管是自己快要断气这件事还是对方异样的眼神,粗喘着气快步走进电车,濒死一般地瘫到了座椅上。




    对面的那位估计也觉得这样置之不理有点不太人道, 收起手机起身走过来拍了拍相叶雅纪的肩:“先生你……没事吧?”




    相叶雅纪刷地一抬头,脸上挂着的亮晶晶的汗水甩了那个人一脸——让二宫和也想起了老家洗完澡之后的哈士奇,也是老喜欢这样甩甩毛甩他一脸水。




    然后这个像哈士奇一样的男人直直地看着他的眼睛咧开了一个灿烂无比的笑容:“没事!”




    二宫和也突然感觉有点尴尬,点了点头还是退回自己的座位拿出手机沉浸回了自己的世界。




    可相叶雅纪除了满心的欢欣雀跃啥都没感觉到,他来不及收回嘴角的笑容就拿出了包里的本子与笔,他这样记录道。








  【遇见电车上那个我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人的第二天,我将昨天拾到的他眼睛里的光还给了他。】








四)




    “相叶你平时看不看书啊?”公司的小池前辈突然从端着咖啡从相叶雅纪身后冒了出来,吓了他一大跳,文档上被敲出一大片一大片的乱码。




    “啊……啊???”相叶雅纪手忙脚乱地删掉那些乱码后转过办公椅,不解地看向这个不按谱出牌的前辈。




    “不啊就是突然在想啊,”小池前辈靠着办公桌的边缘惆怅地叹了口气,“活得越大越觉得书里的爱情真是不现实啊。什么一见钟情啊什么的完全就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嘛。”




    相叶雅纪突然想到什么一般心下一动,蹭蹭蹭地把椅子滑倒小池前辈前面诚恳地一把抓住小池前辈的手问:“前辈,我问你件事儿成不?”




    小池前辈那被他这个突然逼近然后又突然诚恳的大眼睛放射的kirakira的眼神吓得不轻:“你……你想问啥你说。”




    “一见钟情这种事,一般是个什么套路啊?”




    “哦豁小伙子可以啊,求知好问啊。来来来跟姐姐说说看,怎么突然对这件事儿有兴趣了呢。”小池荣子眉毛一挑,干脆也就近扒拉了个椅子过来坐在相叶雅纪前面,俨然是一幅梦想导师的姿态,说不准一会相叶雅纪说出他的故事之后她还能啪嚓用这个办公椅转个身。




    相叶雅纪窘迫地龇着牙笑着挠了挠头:“哎呀就是想要跟您学习学习嘛,没啥别的意思真的。”




    小池荣子也不再逼问,一把靠在了椅背上一副要和相叶雅纪促膝长谈的架势:“我想想啊……以一般的小说的套路来说,比较接近生活的……比如什么男主上电车的时候匆匆忙忙跑进去然后咵嚓一抬头就看到了刚好正在看着他的女主,两个人这不就对上眼了吗。接下来就是什么哎呀每天一大早跑去车站蹲在就为了等同一班电车呀,想尽办法找各种借口去搭话啊之类的。”




    说到这里小池前辈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把法令纹都要叹出来了:“这种事儿你说哪会发生啊是吧,现在的人在电车上那一个个哪个不是盯着手机恨不得把自己的脸都埋进去的谁会和你咵嚓对上眼啊。”




     不,前辈您别说,这事儿还真有了。




     相叶雅纪在感觉大事不好的同时,诶嘿,内心还有点小激动。




    


五)




    不,不成,相叶雅纪选手你这样不成。






六)




    然而相叶雅纪用实际行动告诉了世界他是真的挺成的。




    他用一个从公司出来坐电车再从电车站走回家的时间接受了自己对于电车上那个名字都不知道的人一见钟情了这个现实,并且行动力极佳地展开了套路的部署攻略。




    第一步就是把自己日记本上写下今天的第一句话:“今天是我意识到我喜欢上那个电车上玩手机的人的第一天。”,但转即又觉得自己这样跟小学生似的非常羞耻,噌地脸就红了,然后不好意思地用手捂着脸倒到床上开始翻滚。




    心很大的相叶雅纪并没有很在意这件事很久,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明天早上应该在什么时间去电车站蹲点才能遇到那个自己一见钟情要套路的对象。躺在床上不自觉的一脸痴汉笑,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要去做什么会被抓到看守所的事情了。


   


    




    是个明眼人我们都可以看出来,这种整天翻来覆去想一个人并同时智商直线坠落到幼稚园级别的症状,我们一般称为一种叫做是恋爱的病症。










七)




    二宫和也发现不知道从那天开始,自己的生活中突然的就出现了一个不知道哪来的烦人的家伙。


    


    每天早上电车门打开的时候,都会看到同一个人的面孔。喘得上气不接下气地给他投过来一个明媚过早八点阳光的笑容。然后带着一身热攘攘的气息走进电车,把他那个看起来又大又重的背包放在座椅上,面对着他坐下去。




    太奇怪了,这真的是太奇怪了。二宫和也已经是第四次遇到那个烦人的家伙了,这次他甚至还在下车的时候转头给了自己一个非常自然熟的巨大的笑。




    褶子都笑出来了,バカ。二宫和也默默地把书举高了一些,挡住了自己的脸。




    世界上怎么会有人做那么奇怪的事呢?真是不懂。




    他摇了摇头,打开手机日记本飞快地打上几句。






八)




    这个奇怪烦人的家伙,当然就是意识到了自己坠入了一个什么样神奇情节并且接受了这样的设定的相叶雅纪。




    相叶雅纪抱着求知好学,理论加实践才能出真知的觉悟,跑到了附近的书店里将所有的一切有关于一见钟情情节的爱情小说漫画都给买了回来。书店里好几个正在看书的小姑娘看到这样一个高挑帅气的帅哥跑进来,火急火燎地却跑到了青春爱情漫画那边,不一会就抱了一堆封面花花绿绿的书出来结账,心情都从兴奋紧张变成了“好好的一个帅哥怎么就废了呢”的明面可见的惋惜。




    经过相叶雅纪严谨认真的探究,他发现一见钟情这个触发点要打成happy ending的结局,首先要先从增加相遇次数,在对方心里留下深刻印象开始。




    这还不简单吗。




    于是相叶雅纪每天早上提前了十多分钟到达电车站,蹲在站台里,来一辆车他就发挥出小学四年级接力赛第二棒年级团体第三名的优秀天资从一头跑到另一头,从每一个车窗里搜寻那个自己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人的那个熟悉的在座位上蜷缩成一团的身影。




    嘿我真棒。相叶雅纪大步跨上车一甩汗津津的头发,在心里给自己竖了个大拇指。




    好容易坐下来能匀口气了,对面却突然传来了小小的哐当一声,再抬头一看,一只手机触控笔就骨碌着滚到了他的脚下。




    “啊抱歉。”对面的人赶紧起身道。




    “没事没事。”相叶雅纪笑着摆摆手弯下腰捡起,走过去递给了他。




    那人抬起脸看他,眼睛仍如同他印象中那样美好,像是盛满了玻璃窗后柔和的晨光一般是柔软又明亮的褐:“麻烦你了。”他伸出手从相叶雅纪的手上接过触控笔,却不料车厢一晃,对方的手指就这样直直地碰到了相叶雅纪握着笔的手。




    那一瞬间对于相叶雅纪来说如同一个世纪一般地漫长。他清楚地感觉到那指尖有些凉,与他过烫的体温碰撞燃起了灼烫的火焰。柔软的触感就像是一团甜丝丝的棉花糖压在他的皮肤上,那种齁人的甜渗透皮肤随着血液从心脏被泵到四肢百骸。大脑告诉身体:“这个人需要更多的氧气输送来分解这些糖分。”,于是呼吸加骤,心跳砰砰砰擂得像滚雷一般。




    然而这确实只是电光火石一般的一瞬,车厢很快恢复了平衡,站稳之后的对方立刻找准了方向取回了笔。一抬头却发现那个帮忙捡笔的奇怪的人还在那愣愣地看着他。




    “我叫相叶雅纪。”相叶雅纪看着那双疑惑的眼睛,鬼使神差地冒出这么一句。




    “二宫和也。”对面的人又重新以蜷缩的姿态坐下,拿起手机抬起眼直对着相叶雅纪的视线,顿了一下,“我叫二宫和也。”






    【喜欢上他的第八天,我知道了他的名字。二宫和也。他手指的触感和他的名字一样美丽。】






九)




    “相叶先生是做什么职业的?”或许是觉得知道了名字之后还老不说话不大好,几次过后二宫和也终于耐不住对方每次都过于直接的视线,开启了话题。




    “啊我吗?”相叶雅纪被突如其来的搭话吓得身子一歪,也幸好身边没有别的乘客了,“我是做漫画编辑的。”




    原本看上去完全是为了客套而开口的兴趣缺缺的二宫和也突然眼睛就亮了,兴致一下子上来一般背都挺直了几分:“诶?是吗?哪个杂志?”




    相叶雅纪被对方突如其来的热情冲击到了,又看着那双此刻瞪得大大的闪闪发亮的双眼,咽了口口水,赶紧摇摇手:“JUMP……但是其实没有那么大不了的!我只不过是一个小编辑助理而已,说白了就是打下手的。”




    “那也很厉害呀。”二宫和也笑了起来。




     原来他的嘴唇笑起来会眯成像猫咪一样的形状。真可爱。相叶雅纪在内心感叹道。




    “真的没有想象里的那么华丽啦这个工作,”相叶雅纪想到自己的工作不由得叹了口气,“就是个体力活,还幸好摊上了个好的编辑前辈,不然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诶,”二宫和也歪歪头,“是吗那么辛苦。”




    “如果……”看着二宫和也活脱脱一副猫咪的可爱模样,相叶雅纪也不过脑地就开口了,“如果你感兴趣的话,不嫌弃的话下次我可以把我负责的原稿带给你看。”




    虽然这句话说出来他就后悔了。说不定对方并不喜欢他负责的漫画呢?说不定对方会觉得他负责编辑的部分做的不好呢?或者换个方面来说,说不定给外人看原稿被知道了的话会被臭骂一顿呢?




    可二宫和也的反应一下子就淹没了这些所有的后悔,他一下子冲上来瞪着大大的眼睛凑近了相叶雅纪:“真的吗?真的可以吗?”




    那双眼睛被阳光直射着,如同融化的金色漩涡。相叶雅纪近距离地直视着,感觉如同下一秒就要坠入这个魅惑人心的漩涡之中,深陷不可自拔。




    “可以……当然可以!”相叶雅纪听到自己这样语气明快地回答。




    然而还等不及二宫和也说什么,列车就到站了。相叶雅纪依依不舍地站起来走出车门,看着二宫和也坐在位置上朝他笑着挥手,突然感觉心脏好像一瞬间被什么东西填满了。




    啊,这就是恋爱啊。




    相叶雅纪龇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伸出手用尽全力似的挥。






   【喜欢上二宫和也的第十一天,他主动和我说话了。发现谈到感兴趣的事情的时候他的眼睛会闪闪发光。大概世界上,不再会有更可爱的人了。】






十)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相叶雅纪负责的漫画还就真的出了差错。漫画家弄丢了十三页原稿,现在到处都翻了底朝天都找不到,又刚好是没有备份的。就快到截稿日期了,现在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状况了。于是小池大手一挥,自己去和印刷厂交涉,叫相叶雅纪赶紧去老师家里帮忙赶稿。




    这一帮忙,就是三天三夜。




    第三天的时候相叶雅纪感觉自己都仿佛是死的,眼前除了网点就是线条,累了就眯一会醒来继续做。到最后根本分不清白天黑夜,也不知道今天是几号,更别说是几点钟了。




    “你……拿去……”老师颤巍巍地把书页放进袋子里递给相叶雅纪,倒头栽到地上就仿佛失去了意识。这个状况下相叶雅纪还下意识地拖着自己行尸走肉的肉体将老师拉到了床上盖好被子,才拿起文件走出门。




    出门时的阳光刺得他一瞬间睁不开眼。相叶雅纪站在原地揉了好一会眼睛才适应了好容易才看到的外头的光景。然后他突然意识到这大概意味着时间已经不多了,他根本不应该再傻站在这了。于是相叶雅纪撒开丫子就疯了一样地朝着电车站跑去。




    跑进站的时候电车刚好到达,于是他看到救世主一般地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进了车厢。




    太好了。相叶雅纪松了一口气,几乎要哭出来。自己第一次负责担当的稿子总不会出事了。






    “在不同的站你也能用同样的登场方式啊。”




    相叶雅纪懵地一愣,连喘气都忘了喘抬起头,眼前的光又让他忽地睁不开眼。于是他揉了好一会眼睛,看清了背着光的人。




    光晕把二宫和也的头发框成金黄而柔软蓬松的一圈。他今天穿着宽松的白色的衣服,又正以熟悉的蜷缩姿势坐在座椅上拿着手机。这一切的一切显得二宫和也那么的纤细又美好,在濒死的相叶雅纪的眼里,这就是真正的天使和救世主。




   “去……咳,”相叶雅纪一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沙哑到根本听不下去,清了清嗓子,“去帮截稿期限的老师赶稿子了。”




    “难怪好几天没看到你。”二宫和也颇表同情地点点头,伸手指了指他手上的文件袋,“就是那个?”




   相叶雅纪看着手上的文件,叹了口气:“对。”




    “我可以看看吗?”二宫和也抬起亮亮的眼睛看着他,这足以让相叶雅纪甚至一瞬间忘记这个世界上还有拒绝这样的动作的存在。




    二宫和也兴奋地接过文件袋拆开,小心翼翼地取出那一沓白纸,严肃庄重地坐好,翻阅了起来。




    相叶雅纪就这样,愣愣地站着看着二宫和也翻动稿子。车厢是全空的,然而他根本没有想到要去坐下。现在他只想站在这里看着二宫和也,看他逆光像金丝一样纤细柔软的发丝,他偶尔一耸一耸的圆圆的鼻头,看到严肃的时候会抿起来的猫唇,用奇怪的姿势左脚踏右脚的坐姿,翻动书页的白皙手指……




    这一切都那么美好,他希望自己能就这样站在这里看一辈子。




    “那个,请问一下。”相叶雅纪愣愣地就这样开口道,他的大脑一片空白。




    “恩?”二宫和也从书页里抬起头,从下往上望的那双眼睛里盛着湿漉漉的星辰。








    “请问我可以吻你吗?”


















十一)




    {喜欢上电车上那个叫相叶雅纪的笨蛋的第十三天,我得到了他的一个吻。}